KR2a0036 元史-明-宋濂 (master)


[18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
  明翰林學士亞中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宋濓等修
 列傳第六十九
  張起巖
張起巖字夢臣其先章邱人五季避地禹城髙祖迪以
元帥右監軍權濟南府事徙家濟南當金之季張榮據
有章邱鄒平濟陽長山新市蒲臺新城淄州之地嵗丙
[182-1b]
戌歸於太祖始終能效忠節迪與其子福實先後羽翼
之福仕為濟南路軍民鎮撫兵鈐轄權府事生東昌録
事判官鐸鐸生四川行省儒學副提舉範範生起巖初
其母邱氏有娠見長蛇數丈入榻下已忽不見乃驚而
誕起巖㓜從其父學年弱冠以察舉為福山縣學教諭
值縣官捕蝗移攝縣事久之聴㫁明允其民相率曰若
得張教諭為真縣尹吾屬何患焉政成遷安邱中延祐
乙卯進士首選除同知登州事特㫖改集賢修撰轉國
[182-2a]
子博士陞國子監丞進翰林待制兼國史院編修官丁
内艱服除選為監察御史中書㕘政楊廷玉以墨敗臺
臣奉㫖就廟堂逮之下吏丞相都爾蘇疾其摧辱同列
悉誣臺臣罔上欲寘之重辟起巖以新除留臺抗章論
曰臺臣按劾百官論列朝政職使然也今以奉職獲戾
風紀解體正直結舌忠良寒心殊非盛世事且世皇建
臺閣廣言路維持治體陛下即位詔㫖動法祖宗今臺
臣坐譴公論杜塞何謂法祖宗耶章三上不報起巖廷
[182-2b]
爭愈急帝感悟事乃得釋猶皆坐罷免還鄉里遷中書
右司員外郎進左司郎中兼經筵官拜太子右贊善丁
外艱服除改燕王府司馬拜禮部尚書文宗親郊起巖
充大禮使導帝陟䧏步武有節衣前後襜如陪位百官
望之如古圖書中所覩帝甚嘉之賜賚優渥轉㕘議中
書省事寧宗崩燕南俄起大獄有妄男子上變言部使
者謀不軌按問皆虚法司謂唐律告叛者不反坐起巖
奮謂同列曰方今嗣君未立人情危疑不亟誅此人以
[182-3a]
杜奸謀慮妨大計趣有司具獄都人肅然大事尋定中
書方列坐銓選起巖薦一士可用丞相不悦起巖即攝
衣而起丞相以為忤已遷翰林侍講學士知制誥兼修
國史修三朝實録加同知經筵事御史臺奏除淛西廉
訪使不允已而擢陜西行臺侍御史将行復留為侍講
學士拜江南行臺侍御史召入中臺為侍御史轉燕南
廉訪使搏擊豪强不少容貸貧民頼以吐氣滹沱河水
為真定害起巖請封河神為侯爵而移文責之復修其
[182-3b]
隄防瀹其湮欝水患遂息陞江南行臺御史中丞拜翰
林學士承㫖知制誥兼修國史知經筵事右丞相伯竒
里克布哈為臺臣所糾罷未幾再入相諷詞臣言臺章
之非起巖執不可聞者壯之俄拜御史中丞論事剴直
無所顧忌與上官多不合詔修遼金宋三史復命入翰
林為承㫖充總裁官積階至榮禄大夫起巖熟於金源
典故宋儒道學源委尤多究心史官有露才自是者每
立言未當起巖據理竄定深厚醇雅理致自足史成年
[182-4a]
始六十有五遂上䟽乞骸骨以歸後四年卒謚曰文穆
起巖面如紫瓊美髯方頤而眉目清揚可觀望而知為
雅量君子及其臨政決議意所背鄉屹若泰山不可回
奪或時面折人面頸發赤不少恕廟堂憚之識者謂其
外和中剛不受人籠絡如歐陽修名聞四裔安南修貢
其陪臣致其世子之辭必候起巖起居性孝友少處窮
約下帷教授躬致米百里外以養父母撫弟如石教之
宦學無不備至舉親族弗克𦵏者二十餘䘮且買田以
[182-4b]
給其祭凡獲俸賜必與故人賓客共之卒之日廪無餘
粟家無餘財先是至元乙酉三月乙亥太史奏文昌星
明文運將興時世祖行幸上京明日丙子皇孫降生於
儒州是夜起巖亦生其後皇孫踐阼是為仁宗始詔設
科取士及廷試起巖遂為第一人論者以為非偶然也
起巖博學有文善篆𨽻有華峯漫藁華峰類藁金陵集
各若干卷藏于家子二人琳琛
  歐陽𤣥
[182-5a]
歐陽𤣥字原功其先家廬陵與文忠公修同所自出至
曾大父新始遷居瀏陽故𤣥為瀏陽人㓜岐嶷母李氏
親授孝經論語小學諸書八嵗能成誦始從鄉先生張
貫之學日記數千言即知屬文十嵗有黄冠師注目視
𤣥謂貫之曰是兒神氣凝逺目光射人異日當以文章
冠世廊廟之器也言訖而去亟追與語已失所之部使
者行縣𤣥以諸生見命賦梅花詩立成十首晩歸增至
百首見者駭異之年十四益從宋故老習為詞章下筆
[182-5b]
輒成章每試庠序輒占髙等弱冠下帷數年人莫見其
面經史百家靡不研究伊洛諸儒源委尤為淹貫延祐
元年詔設科取士𤣥以尚書與貢明年賜進士出身授
岳州路平江州同知調太平路蕪湖縣尹縣多疑獄久
不決𤣥察其情皆為平反豪右不法虐其驅奴𤣥㫁之
從良貢賦徴發及時民樂趨事教化大行飛蝗獨不入
境改武岡縣尹縣控制溪洞蠻獠雜居撫字稍乖輒弄
兵犯順𤣥至踰月赤水太清兩洞聚衆相攻殺官曹相
[182-6a]
顧失色計無從出𤣥即日單騎從二人徑抵其地諭之
至則死傷滿道戰鬬未己獠人熟𤣥名棄兵仗羅拜馬
首曰我曺非不畏法縁訴其事於縣縣官不為直反以
繇役横斂掊克之情有弗堪乃𤼵憤就死耳不意煩我
清廉官自來𤣥諭以禍福歸為理其訟獠人遂安召為
國子博士陞國子監丞致和元年遷翰林待制兼國史
院編修官時當兵興𤣥領印攝院事日直内廷㕘決機
務凡逺近調𤼵制詔書檄既而改元天厯郊廟建后立
[182-6b]
儲肆赦之文皆經撰述復條時政數十亊實封以聞多
推行之明年初置奎章閣學士院又置藝文監隸焉皆
選清望官居之文宗親署𤣥為藝文少監奉詔纂修經
世大典陞太監檢校書籍事元統元年改僉太常禮儀
院亊拜翰林直學士編修四朝實録俄兼國子祭酒召
赴中都議事陞侍講學士復兼國子祭酒重紀至元五
年足患風痺乞南歸以便醫藥帝不允拜翰林學士未
幾懇辭去位帝復不允免其行朝賀禮至正改元更張
[182-7a]
朝政事有不便者集議廷中𤣥極言無隠科目之復沮
者尤衆𤣥尤力争之未幾南歸復起為翰林學士以疾
未行詔修遼金宋三史召為總裁官發凡舉例俾論撰
者有所據依史官中有悻悻露才論議不公者𤣥不以
口舌爭俟其呈藁援筆竄定之統系自正至於論贊表
奏皆𤣥屬筆五年帝以𤣥歴仕累朝且有修三史功諭
㫖丞相超授爵秩遂擬拜翰林學士承㫖及入奏上稱
快者再三已而乞致仕帝復不允御史臺奏除福建廉
[182-7b]
訪使行次淛西疾復作乃上休致之請作南山隠居優
游山水之間有終焉之志復拜翰林學士承㫖𤣥屢力
辭不獲命奉勅定國律尋乞致仕陳情懇切乃特授湖
廣行中書省右丞致仕賜白玉束帶給俸賜以終其身
将行帝復降㫖不允仍前翰林學士承㫖進階光禄大
夫十四年汝潁盜起蔓延南北州縣幾無完城𤣥獻招
捕之䇿千餘言鑿鑿可行當時不能用十七年春乞致
仕以中原道梗欲由蜀還鄉帝復不允時将大赦天下
[182-8a]
宣赴内府𤣥久病不能步履丞相𫝊㫖肩輿至延春閣
下實異數也是嵗十二月戊戌卒於崇敎里之寓舍年
八十五中書以聞帝賜賻甚厚贈崇仁昭徳推忠守正
功臣大司徒柱國追封楚國公諡曰文𤣥性度雍容含
𢎞縝宻處已儉約為政廉平歴官四十餘年在朝之日
殆四之三三任成均而兩為祭酒六入翰林而三拜承
㫖修實録大典三史皆大製作屢主文衡兩知貢舉及
讀卷官凡宗廟朝廷雄文大冊播告萬方制誥多出𤣥
[182-8b]
手金繒上尊之賜幾無虚嵗海内名山大川釋老之宫
王公貴人墓隧之碑得𤣥文辭以為榮片言隻字流傳
人問咸知寳重文章道徳卓然名世羽儀斯文贊衛治
具與有功焉𤣥無子以從子達老後復先𤣥卒有圭齋
文集若干卷傳于世
  許有壬
許有壬字可用其先世居潁後徙湯陰有壬㓜頴悟讀
書一目五行嘗閲衡州淨居院碑文近千言一覽輒背
[182-9a]
誦無遺年二十暢師文薦入翰林不報授開寧路學正
陞敎授未上辟山北㢘訪司書吏擢延祐二年進士第
授同知遼州事㑹闗中有警鄰州聴民出避棄孩嬰滿
道上有壬獨率弓箭手閉城門以守卒獲無虞州有追
逮不許胥隸足跡至村疃唯給信牌令執里役者呼之
民安而事集右族貪虐者懲之冤獄雖有成案皆平反
而釋其罪州遂大治六年己未除山北廉訪司經歴至
治元年遷吏部主事二年轉江南行臺監察御史行部
[182-9b]
廣東以貪墨劾罷廉訪副使哈濟賽音至江西㑹廉訪
使苗好謙監焚昏鈔檢視鈔者日至百餘人好謙恐其
有弊痛鞭之人畏罪率剔真為偽以迎其意筦庫吏而
下榜掠無全膚迄莫能償有壬覆視之率真物也遂釋
之凡勢官豪民人畏之如虎狼者有壬悉擒治以法部
内肅然召拜監察御史三年八月英宗暴崩於南坡賊
臣特克實遣人自上京至封府庫収百官印有壬知事
急即往告中丞董守庸守庸謂宫禁事非子所當問有
[182-10a]
壬即疏守庸及經歴多爾濟巴勒監察御史郭額森呼
圖克阿附特克實之罪以俟十月特克實伏誅泰定帝
𤼵上都御史大夫寧珠先還京師有壬即䄂疏上之及
帝至復上言特們徳爾之子索諾木與聞大逆乞賜典
刑其兄弟勿令出入宫禁中書平章王毅右丞髙昉横
罹奪爵而四川行省平章趙世延受禍尤慘皆請雪冤
復職繼上正始十事一曰輔翼太子宜先訓導二曰遴
選長官宜先培養三曰通籍宫禁宜别貴賤四曰欲謹
[182-10b]
兵權宜削兼領五曰武備廢弛宜加修飭六曰賊臣妻
妾宜禁勢官徴索七曰前赦權以止變宜再詔以正名
八曰特們徳爾諸子宜籍沒以懲惡九曰考騐經費以
減民賦十曰撙節浮蠧以紓國用帝多從之泰定元年
初立詹事院選為中議改中書左司員外郎京幾饑有
壬請振之同列讓曰子言固善其如虧國何有壬曰不
然民本也不虧民顧豈虧國邪卒白於丞相發糧四十
萬斛濟之民頼以活者甚衆國學舊法每以積分次第
[182-11a]
貢以出官執政用監丞張起巖議欲廢之而以推擇徳
行為務有壬折之曰積分雖未盡善然可得博學能文
之士若曰惟徳行之擇其名固佳恐皆厚貌深情專意
外飾或懵不能識丁矣議久不決三年六月陞右司郎
中其事遂行已而復寢獲盜例有賞論者多疑其偽有
淹四十餘年者羣訴於馬首有壬曰盜賊方熾求疵太
甚緩急何以使人但經部使者覆覈者皆予官俄移左
司郎中每遇公議有壬屢爭事得失迅掃積滯幾無留
[182-11b]
牘都事宋本退語人曰此貞觀開元間議事也明年丁
父憂天厯三年擢兩淮都轉運鹽司使先是鹽法壞廷
議非有壬不能集事故有是命有壬訽究弊端立法而
通融之國課遂登至順二年二月召叅議中書省事未
幾以丁母憂去元綂元年復以叅議召明年甲戌拜治
書侍御史轉奎章閣學士院侍書學士仍治臺事㑹福
達嚕噶齊旺布藉丞相勢宿衛東宫其行頗淫穢御史
劾之旺布蔵御史大夫家有壬捕而遣之九月拜中書
[182-12a]
㕘知政事知經筵事帝詔羣臣議上皇太后尊號為太
皇太后有壬曰皇上於皇太后母子也若加太皇太后
則為孫矣非禮也衆弗之從有壬曰今制封贈祖父母
降於父母一等葢推恩之法近重而逺輕今尊皇太后
為太皇太后是推而逺之乃反輕矣豈所謂尊之者邪
弗之聴中書平章政事徹爾特穆爾挾私憾奏罷進士
科有壬廷爭甚苦不能奪遂稱疾在告帝强起之拜侍
御史㑹汝寧棒胡反大臣有忌漢官者取賊所造旗幟
[182-12b]
及偽宣勑班地上問曰此欲何為耶意漢官諱言反将
以罪中之有壬曰此曺建年號稱李老君太子部署士
卒以敵官軍其反狀甚明尚何言其語遂塞廷議欲行
古劓法立行樞宻院禁漢人南人勿學䝉古輝和爾字
書有壬皆爭止之重紀至元初長蘆韓公溥因家蔵兵
器遂起大獄株連臺若省多以贓敗獨無有壬名由是
忌者益甚有壬度不可留遂歸彰徳已而南遊湘漢間
至元六年召入中書仍為㕘知政事明年改元至正有
[182-13a]
壬極論帝當親祀太廟母后虚位徽政院當罷改元命
相當合為一詔冗職當沙汰錢糧當裁節如此之類人
皆韙之轉中書左丞二年囊嘉特沁薩巴及博囉特穆
爾獻議開西山金口導渾河踰京城達通州以通漕運
丞相托克托主行之甚力有壬争曰渾河之水湍悍易
決而足以為害淤淺易塞而不可行舟况地勢髙下甚
有不同徒勞民費財耳不聴後卒如有壬言先是有壬
之父熙載仕長沙日設義學訓諸生既殁而諸生思之
[182-13b]
為立東岡書院朝廷賜額設官以為育才之地南臺監
察御史茂巴爾斯縁睢眦怨言書院不當立并搆浮辭
誣衊有壬并其二弟有儀有孚有壬遂稱病歸四年改
江淛行省左丞辭六年召為翰林學士既上又辭監察
御史累章辨其誣俄拜淛西廉訪使未上復以翰林學
士承㫖召仍知經筵事明年夏授御史中丞賜白玉束
帶及御衣一襲未幾復以病歸監察御史達蘭布哈銜
有壬時短長之奏劾甚力事尋白十二年盜起河南聲
[182-14a]
撼河朔間有壬畫備禦之策十五條以授郡将民藉以
安十三年起拜河南行省左丞朝廷遣将出征環河南
境連營以百數一切芻餉皆仰給之有壬從容集事若
平時然十五年遷集賢大學士尋改樞宻副使復拜中
書左丞時以言為諱有壬力言朝廷務行姑息之政賞
重罰輕故将士貪掠子女玉帛而無鬭志遂倡招降之
䇿言多不載有僧名開自髙郵來言張士誠乞降衆幸
事且成皆大喜有壬獨疑其妄呼僧詰之果語塞不能
[182-14b]
對轉集賢大學士兼太子左諭徳階至光禄大夫有壬
前朝舊徳太子頗敬禮之一日入見方臂鷙禽以為樂
遽呼左右屏去十七年以老病力乞致仕久之始得請
詔給俸賜以終其身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卒年七
十八有壬歴事七朝垂五十年遇國家大事無不盡言
皆一根至理而曲盡人情當權臣恣睢之時稍忤意輒
誅竄隨之有壬絶不為巧避計事有不便明辨力諍不
知有死生利害君子多之有壬善筆札工辭章歐陽𤣥
[182-15a]
序其文謂其雄渾閎雋湧如層瀾迫而求之則淵靚深
實葢深許之也所著有至正集若干卷謚曰文忠子一
人曰禛
  宋本
宋本字誠夫大都人自㓜頴㧞異羣兒既成童聚經史
窮日夜讀之句探字索必通貫乃已嘗從父禛官江陵
江陵王奎文明性命義理之學本往質所得造詣日深
善為古文辭必已出峻潔刻厲多㣲辭年四十始還燕
[182-15b]
至治元年策天下士于廷本為第一人賜進士及第授
翰林修撰泰定元年春除監察御史首言逆賊特克實
等雖伏誅其黨樞宻副使阿薩爾身親弑逆以告變得
竄嶺南乞早正天討國制範黄金為太廟神主仁宗室
盜竟竊去本言在法民間失盜捕之違期不獲猶治罪
太常失典守及在京應捕官皆當罷去又言中書宰執
日趨禁中固寵苟安兼旬不至京堂壅滯機務乞戒飭
臣僚自非入宿衛日必詣所署治事皆不報踰月調國
[182-16a]
子監丞夏風烈地震有㫖集百官雜議弭災之道時宿
衛士自北方來者復遣歸乃羣相剽刼殺人桓州道中
既逮捕舒瑪爾節奏釋之䝉古千戸使京師宿邸中適
民朱甲妻女車過邸門千户悦之并從者奪以入朱泣
訴於中書舒瑪爾節庇不問本適與議本復抗言特克
實餘黨未誅仁廟神主盜未得桓州盜未治朱甲冤未
伸刑政失度民憤天怨災異之見職此之由辭氣激奮
衆皆聳聴冬移兵部員外郎二年轉中書左司都事㑹
[182-16b]
議招撫溪洞民故将李牢山之子嘗假兵部尚書從諸
王帥兵征欝林州猺民李在道納妾留不進兵敗歸樞
宻副使王布琳濟達言李平猺有功當遷官本言李棄
軍娶妾逗撓軍期宜亟寘諸法況可官邪王色沮乃不
敢言舒瑪爾節死左丞相都爾蘇當國得君與平章政
事額卜徳哷勒皆西域人西域富賈以異石名曰瓓者
來獻其估鉅萬或未酬其直諸嘗有過為司憲禠官或
有出其門者三年冬額卜徳哷勒自禁中出至政事堂
[182-17a]
集宰執僚佐命左司員外郎胡彞以詔藁示本乃以星
孛地震赦天下仍命中書酬累朝所獻諸物之直擢用
自英廟至今為憲臺奪官者本讀竟白曰今警灾異而
異獻物未酬直者憤怨此有司細故形諸王言必貽笑
天下司憲禠有罪者官世祖成憲也今上御位累詔法
世祖今擢用之是廢成憲而反汙前詔也後復有邪佞
贓穢者将治之邪置不問邪宰執聞本言相視歎息罷
去明日宣詔竟本遂稱疾不出四年春遷禮部郎中天
[182-17b]
厯元年冬陞吏部侍郎二年改禮部侍郎是年文宗開
奎章閣置藝文監檢校書籍超太監至順元年進奎章
閣學士院供奉學士二年冬出為河東廉訪副使将行
擢禮部尚書三年冬寧宗崩順帝未至皇太后在興聖
宫正旦議循故事行朝賀禮本言宜上表興聖宫廢大
明殿朝賀衆是而從之元統元年兼經筵官冬拜陜西
行臺治書侍御史不拜復留為奎章閣學士院承制學
士仍兼經筵官二年夏轉集賢直學士兼國子祭酒兼
[182-18a]
經筵如故是年冬十一月二十五日卒年五十四階官
自承務郎十轉至太中大夫本性髙抗不屈持論堅正
制行純白不可干以私而篤朋友之義堅若金鐵人有
片善稱道不少置尤以植立斯文自任知貢舉取進士
滿百人額為讀卷官增第一甲為三人父官南中貧賣
宅以去居官清慎自持饘粥至不給本未弱冠聚徒以
養親殆二十年歴仕通顯猶僦屋以居及卒非賻贈幾
不能給棺斂執紼者近二千人皆縉紳大夫門生故吏
[182-18b]
及國子諸生未嘗有一雜賓時人榮之本所著有至治
集四十卷行于世諡正獻弟褧字顯夫登泰定元年進
士第授校書郎累官至翰林直學士諡文靖褧嘗為監
察御史於朝廷政事多所建明其文學與本齊名人稱
之曰二宋云
  謝端
謝端字敬徳蜀之遂寧人宋末蜀士多避兵江陵因家
焉端幼頴異五六嵗能吟詩十嵗能作賦弱冠與尚書
[182-19a]
宋本同師明性理為古文又同教授江陵城中以文學
齊名時號謝宋史杠宣慰荆南數加延禮薦之姚樞樞
方以文章大名自負少所許可以所為文眎端端一讀
即能指擿其用意所在樞歎奨不已語人後二十年若
謝端者豈易得哉用薦者署校官不報科舉法行就試
河南行省中其舉以内艱不㑹試延祐五年乃擢進士
乙科授承事郎潭州路同知湘陰州事嵗滿入為國子
博士遷太常博士盜入太廟失第八室黄金主坐罷去
[182-19b]
端禮官非典守不當坐亦不辨尋除翰林修撰陞待制
以選為國子司業遂為翰林直學士階太中太夫端善
為政筮仕湘陰猾吏束手不敢舞文法豪民無頼者逺
避去部使者行部旁郡滯訟皆委端讞端剖決如流績
譽籍然其文章嚴謹有法寧約近瘠無奢滋駁居翰林
久至順元統以來國家崇號慈極升袝先朝加封宣聖
考妣制冊多出其手預修文宗明宗寧宗三朝實録及
累朝功臣列傳時稱其有史才初文宗建奎章閣蒐羅
[182-20a]
中外才俊置其中嘗語阿榮曰當今文學之士朕惟未
識謝端亡何文宗崩竟不及用端端又與趙郡蘇天爵
同著正統論辨金宋正統甚悉世多傳之至元六年卒
年六十二元世蜀士以文名者曰虞集而謝端其次云
 
 
 
 
[182-20b]
 
 
 
 
 
 
 
 元史卷一百八十二
[182-21a]
元史卷一百八十二考證
許有壬𫝊三年八月 原刻無三年二字按英宗之崩
 在三年八月原文類叙于二年之下則紀年未明今
 據通鑑綱目増
所著有至正集若干卷 按元史類編作一百卷
宋本𫝊謚文靖 原刻訛文清據永樂大典改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