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a0002 荀子-周-荀況 (master)


[005-1a]
荀子卷第五
    登仕郎守大理評事楊 倞 注
王制篇第九
請問為政曰賢能不待次而舉若傅説起於板/不以官之次序
相也/築為罷不能不待頃而廢臾也/頃須元惡不待敎
而誅惡不待教而誅之也/不教而殺謂之虐唯元中庸雜民不待政而
化之不待政成之後也/中庸民易與為善故教則分未定也則有昭繆
使賢者居上不肖者居下如昭穆之分别然不問其世族/繆讀為穆父昭子穆言為政當分未定之時則為之分别
[005-1b]
雖王公士大夫之子孫也不能屬於禮
義則歸之庶人雖庶人之子孫也積文學
正身行能屬於禮義則歸之卿相士大夫繫/屬
欲反/也之故姦言姦説姦事姦能遁逃反側之民職而
敎之須而待之本事也須而待之謂須暇之而待其遷善也/反側不安之民也職而教之謂使各當敎其
勉之以慶賞懲之以刑罰安職則畜不安
職則棄四裔之比也/畜養也棄謂投五疾上收而養之材而
事之之謂若矇瞽脩聲聾聵司火之屬也/五疾瘖聾跛躄㫁者侏儒各當其材使官施而衣
[005-2a]
食之兼覆無遺而與之衣食也/官為之施設所職才行反時者
死無赦夫是之謂天德王者之政也覆之徳/天徳天
聽政之大分以善至者待之以禮以不善
至者待之以刑兩者分别則賢不肖不雜
是非不亂賢不肖不雜則英傑至是非不
亂則國家治若是名聲日聞天下願令行
禁止則王者之事畢矣皆願矣/願謂人人凡聽政也/論聽
嚴猛厲而不好假導人寛和假借導引人也/厲剛烈也假導謂以
[005-2b]
下畏恐而不親周閉而不竭不竭盡也/隱閉其情而
是則大事殆乎弛小事殆乎遂也春秋傳曰遂/弛廢也遂因循
於弛廢小事近於因循言不肯革敝矣/繼事也下既隱情不敢論説則大事近和解調通好假
導人而無所凝止之定也凝止謂定止其不可也/和解調通謂寛和不拒下也凝
則姦言並至甞試之説鋒起事試為之也莊子曰/嘗試之説謂假借以
刃齊起言鋭而難拒也/甞試論之鋒起謂如鋒若是則聽大事煩是又傷
之也多也傷傷政也/聽大謂所聽之事故法而不議則法之所
不至者必廢則不周洽故法所不至者必廢也/議謂講論也雖有法度而不能講論
[005-3a]
而不通則職之所不及者必隊不能通明其類/雖舉當其職而
必隊隊與墜同/則職所不及者故法而議職而通無隱謀無遺
善而百事無過非君子莫能故公平者職
之衡也中和者聽之繩也重繩所以辨曲直言君/聽聽政也衡所以知輕
事無過中和謂寛猛得中也/子用公平中和之道故能百其有法者以法行無法
者以類舉聽之盡也比類/類謂偏黨而無經聽
之辟也也辟讀曰僻/無經謂無常法故有良法而亂者有
之矣有君子而亂者自古及今未嘗聞也
[005-3b]
傳曰治生乎君子亂生乎小人此之謂也
其人亡其政息/其人存其政舉
分均則不偏也分扶問反/分均謂貴賤敵埶齊則不壹衆
齊則不使則不可相制也/此皆名無差等有天有地而上下
有差明王始立而處國有制差等也/制亦謂夫兩
貴之不能相事兩賤之不能相使是天數
數也/天之埶位齊而欲惡同物不能澹則必
不知紀極故物不能足也/澹讀為贍既無等級則皆爭則必亂亂則窮矣
[005-4a]
竭也/物窮先王惡其亂也故制禮義以分之使
有貧富貴賤之等足以相兼臨者是養天
下之夲也而不窮竭/使物有餘書曰維齊非齊此之謂
以諭有差等然後可以為治也/書吕刑言維齊一者乃在不齊
馬駭輿則君子不安輿車中也/馬駭於庶人駭政則
君子不安位上之政也/駭政不安馬駭輿則莫若静之
庶人駭政則莫若惠之惠也/惠恩選賢良舉篤
敬興孝悌收孤寡補貧窮如是則庶人安
[005-4b]
政矣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傳曰君者
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此
之謂也故君人者欲安則莫若平政愛民
矣欲榮則莫若隆禮敬士矣欲立功名則
莫若尚賢使能矣是君人者之大節也三
節者當則其餘莫不當矣三節者不當則
其餘雖曲當猶將無益也當當丁浪反/曲當謂委曲皆
子曰大節是也小節是也上君也大節是
[005-5a]
也小節非也一出焉一入焉中君也一失也/謂一得
大節非也小節雖是也吾無觀其餘矣
成侯嗣公聚斂計數之君也也史記衞聲公卒/成侯嗣公皆衞君
公重如耳愛泄姬而恐其皆因其愛重以雍已也乃貴薄疑/子成侯立成侯卒子平侯立平侯卒子嗣君立韓子曰衛嗣
賂之以金後召關市問其有客過與汝金汝回遣之關市大/以敵如耳尊魏妃以耦泄姬曰以是相參也又使過客關市
此皆計數之類也/恐以嗣公為明察未及取民也取也民謂得民心/未及謂其才未及
子產取民者也未及為政者也衆人之母能食/禮記曰子産猶
敎之也/之不能管仲為政者也未及脩禮者也教化也/言未及
[005-5b]
故脩禮者王為政者彊取民者安聚斂者
亡故王者富民霸者富士伍也/士卒僅存之國
富大夫亡國富筐篋實府庫筐篋已富
府庫已實而百姓貧夫是之謂上溢而下
空虚可立而待也/如器之上溢下漏入不可以守出不可以戰
則傾覆滅亡可立而待也故我聚之以亡
敵得之以彊聚斂者召寇肥敵亡國危身
之道也故明君不蹈也
[005-6a]
王奪之人霸奪之與彊奪之地國也彊國之術/人謂賢人與與
地也/則奪人奪之人者臣諸侯奪之與者友諸侯
奪之地者敵諸侯臣諸侯者王友諸侯者
霸敵諸侯者危用彊者非知彊道者/用彊力勝人人之城
守人之出戰而我以力勝之也則傷人之
民必甚矣傷人之民甚則人之民惡我必
甚矣人之民惡我甚則日欲與我鬬人之
城守人之出戰而我以力勝之則傷吾民
[005-6b]
必甚矣傷吾民甚則吾民之惡我必甚矣
吾民之惡我甚則日不欲為我鬬人之民
日欲與我鬭吾民日不欲為我鬭是彊者
之所以反弱也地來而民去累多而功少
累也/累憂雖守者益所以守者損是以大者之
所以反削也者所以守者謂所以守地之人也/守者謂地也守國以地為本故曰守
侯莫不懐交接怨而不忘其敵以力勝而不義/交接連結也既
夲多作壊交接言壊其與已交接之道也/故諸侯皆欲相連結怨國而不忘與之為敵伺彊大之
[005-7a]
間承彊大之敝也知彊大之敝此彊大之
殆時也也/殆危知彊大者不務彊也不務以力勝也/知彊大之術者
慮以王命全其力凝其德慮常用王命謂不敢/慮計也以用也其計
其徳謂不輕舉也/擅侵暴也凝定也定力全則諸侯不能弱也德凝
則諸侯不能削也天下無王霸主則常勝
矣是知彊道者也國常勝主或衍字/無王霸之主則彊彼霸者不
然辟田野實倉廩便備用傳曰無重器備/備用足用也左案謹
募選閲材技之士重募也選閲揀擇也材技武藝/案發聲謹嚴也募招也謹募猶
[005-7b]
之材官也/過人者猶漢然後漸慶賞以先之勉以慶賞也/漸進也言進嚴刑
罰以糾之存亡繼絶衞弱禁暴而無兼并
之心則諸侯親之矣併下同/并讀曰脩友敵之道以
敬接諸侯則諸侯説之矣恱下同/説讀為所以親之
者以不并也并之見則諸侯䟽之矣遍反/見賢
所以説之者以友敵也臣之見則諸侯離
矣故明其不并之行信其友敵之道孟反/行下
人不疑/信謂使天下無王霸主則常勝矣是知霸道
[005-8a]
者也主常勝也/無王者則霸閔王毁於五國十年樂毅以燕/史記齊閔王四
閔王出奔莒也/趙楚魏秦破齊桓公劫於魯莊爲魯莊公之臣曹劌所/公羊傳柯之盟齊桓公
也/劫無它故焉非其道而慮之以王也以計慮爲王/不行其道而
亡也/所以危彼王者不然仁眇天下義眇天下威
眇天下仁感其義畏其威也/眇盡也盡天下皆懷其仁眇天下故天下莫
不親也義眇天下故天下莫不貴也威眇天下
故天下莫敢敵也以不敵之威輔服人之
以服人/其道可故不戰而勝不攻而得甲兵不勞
[005-8b]
而天下服是知王道者也知此三具者欲
王而王欲霸而霸欲彊而彊矣
王者之人之佐/王者飾動以禮義動必以禮義/所脩飾及舉
斷以類善類謂輕重得中也/所聽斷之事皆得其明振毫末言細微/振舉也
見/必舉錯應變而不窮夫是之謂有原是王
者之人也為政之本/原本也知
王者之制制度也/説王者道不過三代法不貳後王
貳後王言以當世之王為法不離貳而遠取之/論王道不過夏殷周之事過則久遠難信法不道過三代
[005-9a]
謂之蕩法貳後王謂之不雅解上/並已衣服有制
宫室有度人徒有數卒胥徒也/人徒謂士喪祭械用皆
有等宜級各當其宜也/械器也皆有等聲則凡非雅聲者舉
皆/舉色則凡非舊文者舉息繢之事也/謂染采畫械用
則凡非舊器者舉毁代故事/舊謂三夫是之謂復古
是王者之制也復古不必遠舉也/復三代故事則是
王者之論罰也盧困反/論謂論説賞無德不貴無能不官
無功不賞無罪不罰朝無幸位民無幸生
[005-9b]
幸也/幸僥尚賢使能而等位不遺等位等級之位也/不遺言各當其材
愿禁悍而刑罰不過與凶悍者異也悍凶暴也刑/析分異也分其愿慤之民使
而已不刻深也/罰不過言但禁之百姓曉然皆知夫為善於家而
取賞於朝也為不善於幽而䝉刑於顯也
夫是之謂定論是王者之論也論論不易則/定論不易之
勸也/人知沮
王者之等賦政事財萬物所以養萬民也
制萬物皆為養人非貪利也財與裁同/等賦賦税有等所以為等賦及政事裁田野什一一也/什税
[005-10a]
市幾而不征不征税也禮記幾作譏/幾呵察也但呵察姦人而山林澤梁
以時禁發而不税及時則發禮記曰獺祭魚然後漁人/石絶水爲梁所以取魚也非時則禁
然後入山林也/入澤梁草木零落相地而衰政輕重政或讀爲征衰初/相視也衰差也政爲之
反/危理道之遠近而致貢若百里賦納緫二百里納銍/理條理也貢任土所貢也謂
也/之類通流財物粟米無有滯留不使有滯積也/貿遷有無化居使
相歸移也四海之内若一家言通啇及轉輸相/歸讀爲饋移轉也
海之廣若一家也/救無不豐足雖四故近者不隱其能遠者不疾
其勞疾苦其勞謂奔走來王也/不隱其能謂竭其才力也不無幽閒隱僻之
[005-10b]
國莫不趨使而安樂之隔之國不為王者趨使而/幽深也閒隔也言無有深
教也/安樂政夫是之謂人師是王者之法也為政如此/師長也言
亦使人法效之者也/乃可以長久也師者北海則有走馬吠犬焉然而
中國得而畜使之也走馬吠犬今北地之大犬也/海謂荒晦絶遠之地不必至海水
海則有羽翮齒革曾青丹干焉然而中國
得而財之可繢畫及化黃金者出蜀山越嶲丹于丹砂/翮大鳥羽齒象齒革犀兕之革曽青銅之精
尚書禹貢雍州球琳琅玕孔云石而似珠者爾雅亦云西北/也蓋一名丹干干讀為矸胡旦反或曰丹丹砂也干當為玕
方此云南方者蓋南方亦有也/方之美者有球琳琅玕焉皆出西東海則有紫紶魚
[005-11a]
鹽焉然而中國得而衣食之字書亦無紶字當/紫紫具也紶未詳
蓋亦蚌蛤之屬今案本草謂之石决明陶云俗傳是紫貝定小/為蜐郭璞江賦曰石&KR0917應節而揚葩注云石&KR0917龜形春則生花
古以龜具為貨故曰衣食之&KR0917居業反/異附石生大者如手明耀五色内亦含珠西海則有皮革
文旄焉然而中國得而用之織皮孔云貢四獸/禹貢梁州貢熊羆
尾文旄謂染之為文綵也/之皮織皮今之罽也旄旄牛故澤人足乎木山人足
乎魚農夫不斵削不陶冶而足械用工賈
不耕田而足菽粟故虎豹為猛矣然而君
子剥而用之故天之所覆地之所載莫不
[005-11b]
盡其美致其用來為人用也/物皆盡其美而上以飾賢良下
以養百姓而安樂之養謂衣食/飾謂車服夫是之謂
大神物故曰大神也/能變通裁制萬詩曰天作髙山大王荒
之彼作矣文王康之此之謂也之篇荒大也/詩周頌天作
則能尊大之彼大王作此都文王又能安之也/康安也言天作此高山使興雲雨大王自豳遷焉
以類行雜不患於雜也/得其統類則以一行萬萬人可治也/行於一人則
樞要也/皆謂得其始則終終則始若環之無端也舍
是而天下以衰矣以此道為治終始不窮無休息則/始謂類與一也終謂雜與萬也言
[005-12a]
則亂也衰初危反/天下得其次序舍此天地者生之始也禮義者治
之始也君子者禮義之始也義本於君子也/始猶本也言禮
之貫之積重之致好之者君子之始也禮/言
之謂學使委積重多也致極也好之言不倦也/義以君子為本君子以習學為本貫習也積重故天地生
君子君子理天地君子者天地之參也萬
物之緫也民之父母也成化育也緫領也/參謂與之相參共
君子則天地不理禮義無統上無君師下
無父子夫婦是之謂至亂君臣父子兄弟
[005-12b]
夫婦始則終終則始與天地同理與萬世
同久夫是之謂大本上下尊卑人之大本有君子/始則終終則始謂一世始言
長久也/然後可以故喪祭朝聘師旅一也之始為之制喪祭朝/此已下明君子禮義
不使淫放也下一之義皆同/聘之禮所以齊一民各當其道貴賤殺生與奪一也
於沮勸/使民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一也
於恩義/使人一農農士士工工商商一也於職業/使人一水火
有氣而無生草木有生而無知知謂性識/生謂滋長
獸有知而無義人有氣有生有知亦且有
[005-13a]
義故最為天下貴也亦有無義者也/亦且者言其中力不若牛
走不若馬而牛馬為用何也曰人能羣彼
不能羣也人何以能羣曰分則不能羣也/無分則爭爭
何以能行曰以義故義以分則和須也義謂/言分義相
也/裁㫁和則一一則多力多力則彊彊則勝物
故宫室可得而居也所以安居/物不能害故序四時裁
萬物兼利天下無它故焉得之分義也有/以
治天下也/分義故能故人生不能無羣羣而無分則爭爭
[005-13b]
則亂亂則離離則弱弱則不能勝物故宫
室不可得而居也不可少頃舍禮義之謂
也能以事親謂之孝能以事兄謂之弟能
以事上謂之順能以使下謂之君能以禮義/能以皆謂
君者善羣也為羣也/善能使人羣道當則萬物皆
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長羣生皆得其命其/安
命/性故養長時則六畜育殺生時則草木殖
斬伐/殺生政令時則百姓一賢良服聖主之制也
[005-14a]
謂爲之任使/時謂有常服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
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絶其長也黿鼉魚鼈
鰌鱣孕别之時魯宣公曰魚方別孕韋昭曰自别於/別謂生育與母分别也國語里革諫
子也/雄而懷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絶其
長也雍氏禁澤之沈者也/毒藥毒魚之藥周禮春耕夏耘秋收冬藏
四者不失時故五榖不絶而百姓有餘食
也汙池淵沼川澤謹其時禁處謹嚴也/汙渟水之故魚
鼈優多而百姓有餘用也外可用貿易/用謂食足之斬伐
[005-14b]
養長不失其時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餘
材也木曰童/山無草聖王之用也用也/用財上察於天下
錯於地財也錯千故反/順天時以養地塞備天地之閒加施萬
物之上地萬物皆得其所/言聖王之用使天微而明短而長狹而
者近所及者遠也/言用禮義故所守神明博大以至約治化雖神/言用禮義
本至簡約也/明博大原其故曰一與一是為人者謂之聖人
此為人者則謂之聖人也/一與一動皆一也是此也以
序官官之法也/謂王者序宰爵知賔客祭祀饗食犧
[005-15a]
牲之牢數之屬有庖人獸人皆掌犧牲一曰爵官爵/宰膳宰爵主掌也饗食饗宴也周禮膳夫
掌犧牲之事者也/也言膳宰之官爵司徒知百宗城郭立器之數
司徒之職掌建邦土地之圖與其人民之數立器言五方器/百宗百族也城郭謂其小大也立器所立之器用也周禮大
使作竒伎奇器也/械異制皆知其數不司馬知師旅甲兵乘白之
四丘為甸亦謂之乘以其治田則謂之甸出長轂一乘則/周禮二千五百人為師五百人為旅四井為邑四邑為丘
謂甸徒猶今之白丁也或曰白當為百百人也/謂之乘每乘又有甲士三人歩卒七十二人白脩憲命憲/脩
德教國子中和祗庸孝友之類也/法之命所以表示人也謂若以樂審詩商賞字體及聲/詩商當為誅
者或曰詩謂四方之歌謡商謂商聲哀思之音如寗戚之悲歌/之誤故樂論篇曰其在序官也脩憲命審誅賞其徒屬之功過
[005-15b]
禁淫聲聲鄭云淫聲鄭衛之音也/周禮大司樂禁其淫聲慢以時順脩不/謂
順之脩之/失其時而使夷俗邪音不敢亂雅大師之事
大師樂官之長大讀曰太/夷俗謂蠻夷之樂雅正聲也脩隄梁水梁橋也/隄所以防
溝澮有澮澮上有道鄭云溝廣深各四尺澮廣二㝷深二仞/溝澮皆所以通水周禮十夫之田有溝溝上有畛千夫
行水潦下孟反/行廵行也安水臧使漏溢臧才浪反/使水歸其壑安謂不
以時決塞之不使失時也/旱則決之水則塞歲雖凶敗水旱使
民有所耘艾司空之事也為刈/艾讀相高下視
肥墝序五種觀其地所宜而種之墝苦交反/高下原隰也五榖黍稷豆麻麥省農
[005-16a]
勤惰而勸之/省觀也觀其謹蓄臧嚴/謹以時順脩使農夫
樸力而寡能治田之事也禁其佗能也治田田/使農夫敦朴於力穡
也/畯脩火憲林鄭注周禮憲表也主表其刑禁也/不使非時焚山澤月令二月無焚山養山
林藪澤草木魚鼈百索索百物也/百索上所以時禁發
發謂許民采取/禁謂為之厲禁使國家足用而財物不屈虞師
之事也禮山虞澤虞也/屈竭也虞師周順州里和順/使之定[門@里]宅謂/[門@里]
也定其分界不使相侵奪也/市内百姓之居宅謂邑内居養六畜之也/勸人養閒樹藝
間之使䟽宻得宜也/樹藝種樹及桑柘也勸教化趨孝弟化趨之使敦/勸之使從敎
[005-16b]
讀爲促/孝弟趨以時順脩使百姓順命安樂處郷郷
師之事也公一人郷大夫每郷卿一人/郷師公卿也周禮郷老二郷論百工巧拙/論其
誠工有不當必行其罪也/月令曰物勒工名以考其審時事有氣材有美工有巧/考工記曰天有時地
工日號無悖于時皆審其時之事也/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為良月令曰監辨功苦好者若謂濫/功謂器之精
功堅苦脆也/惡者韋昭曰尚完利若車之利轉之類也/完堅也利謂便於用便備用使
彫琢文采不敢專造於家工師之事也造/專
也/私造相隂陽陽謂數也/相視也隂占祲兆相侵之氣赤黒之/占占候也祲隂陽
兆謂望其雲物知歳之吉凶也/祲是其類也兆謂龜兆或曰兆萌鑚龜陳卦火爇荆華/鑚龜謂以
[005-17a]
揲蓍布卦也/灼之也陳卦謂主攘擇五卜五卜洪範所謂曰雨曰霽曰/攘擇攘除不祥擇取吉事也
言兆之形也/䝉曰驛曰剋知其吉凶祥傴巫跛擊之事也
卜筮巫祝之事故曰傴巫跛覡胡狄反/擊讀為覡男巫也古者以廢疾之人主脩採清之事採謂/脩其採清
禮蜡氏掌除骴凡國之大祭祀令州里除不蠲也/採去其穢清謂使之清㓗皆謂除道路穢惡也周易道路
平之/脩而謹盜賊氏職曰有相翔者誅/謹嚴禁也周禮野廬平室律室逆旅之/平均布也
姦人若今五家為保也/室平其室之法皆不使容以時順脩使賔旅安而貿
財通治市之事也蓋七國時設官不同治市之官兼/此於周禮野廬氏之職今云治市
制據當時職事言之也/掌道路不必全依周禮抃急禁悍為愿已解上也/抃當為析急當防淫
[005-17b]
除邪戮之以五刑使暴悍以變姦邪不作
司宼之事也本政教正法則兼聽而時稽
正其治受其㑹而詔王廢置三嵗則大計也/稽計也考也周禮太宰嵗終則令百官府各度其功
勞論其慶賞以時順脩使百吏免盡而衆
庶不偷冡宰之事也論禮樂正身行廣教
化美風俗兼覆而調一之辟公之事也全
道德致隆高綦文理一天下振毫末使天
下莫不順比從服天王之事也故政事亂
[005-18a]
則冡宰之罪也國家失俗則辟公之過也
天下不一諸侯俗反則天王非其人也
具具而王具具而霸具具而存具具而亡
用萬乘之國者威彊之所以立也名聲之
所以美也敵人之所以屈也國之所以安
危臧否也制與在此亡乎人王霸安存危
殆滅亡制與在我亡乎人夫威彊未足以
殆鄰敵也名聲未足以懸天下也則是國
[005-18b]
未能獨立也豈渠得免夫累乎天下脅於
暴國而黨為吾所不欲於是者日與桀同
事同行無害為堯是非功名之所就也非
存亡安危之所墮也功名之所就存亡安
危之所墮必將於愉殷赤心之所誠以其
國為王者之所亦王以其國為危殆滅亡
之所亦危殆滅亡殷之日案以中立無有
所偏而為縱橫之事偃然案兵無動以觀
[005-19a]
夫暴國之相卒也案平政敎審節奏砥礪
百姓為是之日而兵剸天下勁矣案然脩
仁義伉隆髙正法則選賢良養百姓為是
之日而名聲剸天下之美矣權者重之兵
者勁之名聲者美之夫堯舜者一天下也
不能加毫末於是矣故權謀傾覆之人退
則賢良知聖之士案自進矣刑政平百姓
和國俗節則兵勁城固敵國案自詘矣務
[005-19b]
本事積財物而勿忘棲遲薛越也是使羣
臣百姓皆以制度行則財物積國家案自
富矣三者體此而天下服暴國之君案自
不能用其兵矣何則彼無與至也彼其所
與至者必其民也其民之親我也歡若父
母好我芳若芝蘭反顧其上則若灼黥若
仇讎彼人之情性也雖桀跖豈有肯為其
所惡賊其所好者哉彼以奪矣故古之人
[005-20a]
有以一國取天下者非徃行之也脩政其
所莫不願如是而可以誅暴禁悍矣故周
公南征而北國怨曰何獨不來也東征而
西國怨曰何獨後我也孰能有與是鬭者
與安以其國為是者王殷之日安以靜兵
息民慈愛百姓辟田野實倉廩便備用安
謹募選閲材技之士然後漸賞慶以先之
嚴刑罰以防之擇士之知事者使相率貫
[005-20b]
也是以厭然畜積脩飾而物用之足也兵
革器械者彼将日日暴露毁折之中原我
今將脩飾之拊循之掩蓋之於府庫貨財
粟米者彼將日日捿遲薛越之中野我今
将畜積并聚之於倉廩材技股肱健勇
爪牙之士彼將日日挫頓竭之於仇敵我
今將來致之并閲之砥礪之於朝廷如是
則彼日積敝我日積完彼日積貧我日積富
[005-21a]
彼日積勞我日積佚君臣上下之間者彼
將厲厲焉日日相離疾也我今将頓頓焉
日日相親愛也以是待其敝安以其國為
是者霸立身則從傭俗事行則遵傭故進
退貴賤則舉傭士之所以接下之百姓者
則庸寛惠如是者則安存立身則輕楉事
行則蠲疑進退貴賤則舉佞㣞之所以接
下之人百姓者則好取侵奪如是者危殆
[005-21b]
立身則憍暴事行則傾覆進退貴賤則舉
幽險詐故人之所以接下之人百姓者則
好用其死力矣而慢其功勞好用其籍
斂矣而忘其本務如是者滅亡此五等者
不可不善擇也王霸安存危殆滅亡之具
也善擇者制人不善擇者人制之善擇
之者王不善擇之者亡夫王者之與亡者
制人之與人制之也是其為相懸也亦
[005-22a]
遠矣
荀子卷第五
[005-22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