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1e0088 春秋孔義-明-高攀龍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春秋孔義卷三     明 髙攀龍 撰
  莊公
元年春王正月
 繼弑不書即位先君不以其道終子不忍即位也故
 莊僖閔皆不書
三月夫人孫于齊
 不稱姜氏魯之臣子絕不爲親也内諱奔故云孫猶
[003-1b]
 言孫讓而去也見其無所容而絕之也至矣
夏單伯逆王姬
 單伯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逆王姬使我爲之主
 也天子嫁女于諸侯必使諸侯同姓者主之諸侯嫁
 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不自爲主者行婚
 姻之禮則傷君臣之義行君臣之禮則廢婚姻之好
 故使同姓敵體者主之也然諸侯當躬至京師天子
 置舘命同姓之尊者行賔主之禮然後逆歸本國此
[003-2a]
 男下女之義也齊侯既不朝王又不親迎而魯之單
 伯反往逆之莊王不念齊魯之讐而命之主婚魯不
 念君父之讐而爲之往逆忘親釋怨人道絕矣
秋築王姬之館于外
 主王姬者必自公門出於廟則已尊於寢則已卑爲
 之築節矣築必有常處何以築於外仇讐之人非所
 以接婚姻也衰麻非所以接弁冕也知其不可故築
 于外也然有三年之喪天王於義不當使之主有不
[003-2b]
 戴天之讐莊公于義不可爲之主築於外之爲宜不
 若辭而不主之爲正也
冬十月乙亥陳侯林卒
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
 不稱天寵簒弑以瀆三綱也
王姬歸于齊
 書歸于齊而後忘親之罪著矣
齊師遷紀郱鄑郚
[003-3a]
 紀三邑也徙其民取其地曰遷紀之滅始于此矣
二年春王二月葬陳莊公
夏公子慶帥師伐於餘丘
 慶父公之庻兄也公子已爲卿也於餘丘邾邑也邑
 未有書伐者志慶父之主兵也其後卒致子般之禍
 亂之所由來矣
秋七月齊王姬卒
 外夫人不卒此何以卒檀弓曰齊告王姬之喪魯莊
[003-3b]
 公爲之大功忘親媚讐其罪大矣
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會齊侯于禚
 姜氏齊侯之惡著矣莊公可以爲子乎禚齊地
乙酉宋公馮卒
三年春王正月溺會齊師伐衞
 此公子溺也未賜族伐衞者朔在齊欲納之也忘讐
 罪大矣况合黨以伐同姓乎
 左氏曰衞朔出奔二公子立黔牟何休據世本史記
[003-4a]
 以朔出奔王立公子留
夏四月葬宋莊公
五月葬桓王
 左氏曰緩也王崩至是七年矣公羊曰改葬也
秋紀季以酅入于齊
 紀季紀侯之弟也齊欲滅紀故紀以邑入齊爲附庸
 存先祀也紀侯之命也故不書奔不書名入者難詞
 罪齊而閔季也
[003-4b]
冬公次于滑
 將會鄭伯謀紀鄭伯辭以難凡師一宿爲舎再宿爲
 信過信爲次次止也春秋紀兵伐而書次以次爲善
 救而書次以次爲譏次于滑譏也欲救紀而不能也
 滑鄭地
四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齊侯于祝丘
 禮姑姊妹已嫁而反兄弟不與同席而坐况用兩君
 相見之禮乎祝丘魯地
[003-5a]
三月紀伯姬卒
 外夫人不卒此其卒吾女也
夏齊侯陳侯鄭伯遇于垂
 張氏曰謀取紀也胡氏曰鄭伯厲公非子儀也然是
 時厲公尚在櫟豈能出會十四年使傅瑕弑子儀始
 入鄭耳此當是子儀
紀侯大去其國
 程子曰大名責在紀也齊師未加而去也胡氏曰大
[003-5b]
 去者土地人物儀章器物悉委置之而不顧也張氏
 曰春秋凡關紀之存亡者一一備書紀侯圖存不獲
 委宗廟于其弟而去之故不書奔而曰大去不書名
 而曰紀罪齊而閔紀也
六月乙丑齊侯葬紀伯姬
 不書齊滅紀至是而齊侯滅紀之罪著矣孫明復曰
 甚齊侯之詐也
秋七月
[003-6a]
冬公及齊人狩于禚
 與讐狩人理絕矣齊侯也而人之所不忍言也
五年春王正月
夏夫人姜氏如齊師
 會矣而享享矣而如齊師人之爲不善一縱之後如
 水方至莫知所極也夫前此歴日而返故書月至此
 歴月而返書時矣
秋郳黎來來朝
[003-6b]
 郳國黎來名其後王命爲小邾子春秋繁露曰附庸
 字者方三十里名者方二十里
冬公會齊人宋人陳人蔡人伐衞
 糓梁子曰是齊侯宋公也曰人何也人諸侯人公也
 人公何也逆王命也
六年春王正月王人子突救衞
 程子曰王人㣲者例不書字子突救衞而字之善之
 也善子突則善王命也糓梁曰善救者則伐者不正
[003-7a]
 矣
夏六月衞侯朔入于衞
秋公至自伐衞
 入有二義難詞也逆詞也歸君未有不言復不言復
 者未得國也朔得國矣而書入何逆王命也衞朔書
 名書入以著其惡王人書字書救以著其善外則諸
 侯書人内則莊公書至而春秋之情見矣

[003-7b]
冬齊人來歸衞俘
 俘軍所獲也公羊曰衞寳也朔奔齊齊連諸侯納朔
 葢朔以寳賂齊而齊以分于三國也春秋書此結正
 諸侯之罪也
七年春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防
 防魯地左氏曰齊志也
夏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
 恒星常見之星如雨隕者衆也王運將終伯綂方作
[003-8a]
 堯舜禹湯文武之紀綱掃滅殆盡矣
秋大水無麥苗
 苗禾麥熟大水故與苗俱無也
冬夫人姜氏會齊侯于榖
 糓齊地葢一嵗而再會矣
八年春王正月師次于郎以俟陳人蔡人
 師即圍郕之師必齊意也
甲午治兵
[003-8b]
 兵即郎之兵俟而不至申治之耳
夏師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
 張氏曰書魯用師未有如是之詳者次郎可謂無名
 治兵可謂黷武圍郕而郕降齊可謂無功歴三時而
 師還可謂害民逆天道親仇讐伐同姓勦民力備書
 而惡著矣
秋師還
冬十有一月癸未齊無知弑其君諸兒
[003-9a]
 僖公之母弟曰夷中年生公孫無知有寵于僖公衣
 服禮秩如適此亂本也不書公孫罪僖公也
九年春齊人殺無知
 殺無知者雍廪而曰齊人者討賊也
公及齊大夫盟于蔇
 此魯莊報讐之會忘親而圖其後嗣故以及譏蔇齊
 地也
夏公伐齊納糾齊小白入于齊
[003-9b]
 左傳書納子糾公榖書納糾杜氏注子糾小白皆僖
 公庻子而糾長荀卿亦謂桓公殺兄以爭國獨史記
 載薄昭諫淮南厲王有曰齊桓殺其弟以反國程子
 取此以證子糾之爲弟未知誰是今以公榖爲據糾
 不書子小白繫齊又參以夫子荅子路子貢之言不
 責管仲之忘君事讐則其長㓜是非見矣
秋七月丁酉葬齊襄公
八月庚申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
[003-10a]
 公敗也不言公者見乎伐齊納糾之文矣
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
 此書子糾不當殺也
冬浚洙
 洙在魯北齊伐魯之道也浚洙爲齊備也
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于長勺
 詐戰曰敗敗之者爲主以責魯也善爲國者不師善
 師者不陣善陣者不戰至於戰讐怨相尋亂亡之道
[003-10b]
 也况以詐乎長勺魯地
二月公侵宋
 是時魯與齊讐必陰結于宋故魯乘長勺之勝而侵
 之深其怨于齊又衆其敵于宋春秋所惡也
三月宋人遷宿
 宿介宋魯間宋人以爲貳于魯而遷之蓋移之封内
 以爲附庸自是宿不復見則亦亡矣所謂不再貶而
 惡見者也
[003-11a]
夏六月齊師宋師次于郎公敗宋師于乘丘
 外師不書伐内不書戰胡氏曰次者不以其事勝者
 不以其理交譏之也
秋九月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
 于是荆始猾夏矣蔡侯何以名絕之也爲其服爲臣
 虜也荆州名楚始封以爲國至成王頵改稱楚李濓
 曰執君滅國皆始此年天下無王齊爲之天下無中
 國楚爲之也
[003-11b]
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
 書奔責不死位也不書出國亡無所出也猶書爵强
 暴所加非其罪也
十有一年春王正月
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鄑
 左氏曰凡師敵未陣曰敗某師皆陣曰戰大崩曰敗
 績得雋曰克覆而敗之曰取某師京師敗曰王師敗
 績于某鄑魯地宋師再敗而禍及魯師再勝而國困
[003-12a]
 矣
秋宋大水
 胡氏曰外災告則書杜氏曰公使弔之故書張氏曰
 比歲交兵怨不廢禮古意之猶存也
冬王姬歸于齊
 何以書過我也何以與侯女同辭王姬雖貴其當執
 婦道與公侯庻人之女無以異也
十有二年春王三月紀叔姬歸于酅
[003-12b]
 叔姬隱七年歸紀伯姬既卒叔姬實攝内事從紀侯
 去國至是紀侯卒而始歸酅宗廟在焉義當歸也
夏四月
秋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
 萬宋之有力人也乘丘之戰被獲于魯歸乃以爲大
 夫而又靳之又與之博則閔公之弑其自取也仇牧
 與大宰督同死而督不書則弑君之賊也
冬十月宋萬出奔陳
[003-13a]
 汪氏曰春秋書逆賊出奔一以責國人之失賊一以
 責鄰國之受賊也
十有三年春齊侯宋人陳人蔡人邾人會于北杏
 何以會平宋亂也以諸侯主天下會盟之政自北杏
 始春秋非主兵皆序爵於是齊序宋公之上四國稱
 人而獨爵齊主盟北杏齊地
夏六月齊人滅遂
 北杏之會遂人不至而遽滅之則甚矣凡書滅者不
[003-13b]
 待再貶而惡已見稱人將卑師少也自此至閔二年
 遷陽凡齊兵皆稱人見其兵精而不貴多也
秋七月
冬公會齊侯盟于柯
 始及齊平也柯齊阿邑會於齊則齊侯意也
十有四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
 背北杏之會故也程子曰齊自管仲爲政莊十一年
 而後未嘗興大衆也終仲之身四十年息養天下厚
[003-14a]
 矣惟救邢稱師譏其次也
夏單伯會伐宋
 陳曹魯皆與宋鄰單伯魯大夫也舉三國之師亦見
 其不勞逺人矣
秋七月荆入蔡
 蔡人與北杏之會矣而齊不能救力未及也自是蔡
 人不復與齊會盟
冬單伯會齊侯宋公衞侯鄭伯于鄄
[003-14b]
 宋服故也鄄衞地衞朔入國不通諸侯者九年鄭突
 自遇垂不通諸侯者十一年今不敢不至矣
十有五年春齊侯宋公陳侯衞侯鄭伯會于鄄
 踰年再會諸侯之心猶未一也三合諸侯矣而不盟
 以示慎重是以盟而莫敢渝也
夏夫人姜氏如齊
 莊不與鄄之會故如齊解之自後不復如齊知不禮
 于桓也
[003-15a]
秋宋人齊人邾人伐郳
 郳即小邾齊桓助宋爭郳以脅魯也至僖公時魯既
 親齊則進郳爲小邾仍使服魯矣
 李氏曰齊伯資宋而成此於宋示驩虞之恩于魯用
 脅制之術也
鄭人侵宋
 間諸侯伐郳而侵宋也背二鄄之會鄭之反覆于齊
 楚之間蓋始于此胡氏曰聲罪致討曰伐濳師掠境
[003-15b]
 曰侵汪氏曰侵伐皆行師之名雖夷狄亦書伐伯者
 之兵亦書侵義之是非係其事之得失不以是爲褒
 貶也
冬十月
十有六年春王正月
夏宋人齊人衞人伐鄭
 中國諸侯宋爲大既爲之服郳又爲之報鄭自是宋
 齊親而中國諸侯定矣
[003-16a]
秋荆伐鄭
 齊方圖伯楚亦浸强而鄭當其衝中國得鄭可以拒
 楚楚得鄭可以窺中國自是鄭爲齊楚必爭之地矣
冬十有二月會齊侯宋公陳侯衞侯鄭伯許男滑伯滕
子同盟于幽
 趙氏曰言會魯會之不書其人微者也同盟者同欲
 也幽宋地見雖諸侯同欲而宋桓實鼓舞之故齊桓
 之伯頼宋爲多自後滑滕諸小國不與齊盟者桓公
[003-16b]
 事從簡便使附於大國也伯政下衰盟會數而賦役
 煩大國容有不至而小弱莫不奔命焉得失可知矣
邾子克卒
 子瑣嗣立或曰即儀父或曰儀父之子
十有七年春齊人執鄭詹
 鄭不朝也諸侯不服不能脩德以來之而執其大夫
 則小國之從齊皆出于力不贍而非有心悦誠服之
 意爲可見矣
[003-17a]
夏齊人殱于遂
 齊人滅遂使人戍之遂之餘民飲戍者酒而殺之齊
 人殱焉不言遂人殱齊戍而書其自殱所以伸遂人
 復讐之志而著桓公不仁至自殱其衆也
秋鄭詹自齊逃來
 逃義曰逃罪詹也而魯受之又罪魯也
冬多麋
 京房曰廢正作淫爲火不明則國多麋劉向五行志
[003-17b]
 曰麋牝獸之淫莊公將娶齊淫女其象先見如此
十有八年春王三月日有食之
夏公追戎于濟西
 不言侵伐者遄退也先王之法敵知畏而遁斯止矣
 不追也
秋有&KR0558
 此魯所無也故以有書&KR0558麋皆隂物是時莊公上不
 能閑其母下不能正其身陽淑消而陰慝長矣此惡
[003-18a]
 氣之應也
冬十月
十有九年春王正月
夏四月
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遂及齊侯宋公盟
 鄄之巨室嫁女于陳人結以其庶女媵之因與齊宋
 盟媵禮之輕也盟國之重也以輕事遂重事惡之也
 遂專事之詞也
[003-18b]
夫人姜氏如莒
 杜氏曰非父母國而往書姦
冬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
 責魯不恭其事也
二十年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
夏齊大災
 天火曰災齊人來告而魯往弔故書
秋七月
[003-19a]
冬齊人伐戎
 家氏曰是時周有子頽之亂齊桓若罔聞知去年伐
 魯今年伐戎大率逐利以自私耳
二十有一年春王正月
夏五月辛酉鄭伯突卒
 張氏曰簒弑竊國之人而春秋始終君之且復記其
 卒於位所以著亂賊得終王法不行為世之所由亂
 也
[003-19b]
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
 黄震氏曰文姜之惡極矣春秋始終以夫人之禮書
 之實書其事而善惡自見耳
冬十有二月葬鄭厲公
 王氏曰鄭伯有納惠王之功不免諡為厲者其始以
 賂而簒立中以虐而出奔周室雖衰公議尚在臣子
 私諡不敢妄加美名古意猶可攷也
二十有二年春王正月肆大眚
[003-20a]
 肆放也眚過誤也季氏曰莊公制於文姜魯之羣臣
 皆不恊焉則凡國内臣民以拂意而陷于大罪者多
 矣故書肆大眚于文姜薨葬之間善莊公之能補過
 也
癸丑葬我小君文姜
 婦人法無諡生以夫國冠之韓姞秦姫是也死以夫
 諡冠之莊姜定姒是也乃别為之諡曰文而不繫于
 桓可乎
[003-20b]
陳人殺其公子御冦
 胡氏曰國亂無政衆人擅殺而不出於其君則稱人
 也
夏五月
秋七月丙申及齊髙傒盟于防
 議婚也不言公諱與髙傒盟也
冬公如齊納幣
 魯可以釋桓公之讐而不可以娶襄公之女娶仇
[003-21a]
 女大惡也况喪未畢而又親納幣不待貶絕而著
 矣
二十有三年春公至自齊
 忘父讐而娶齊女冒母喪而往納幣歸復飲至可謂
 有人心者乎
祭叔來聘
 王臣也而不言使見私交之罪也
夏公如齊觀社
[003-21b]
 呉氏曰襄二十四年齊社蒐軍實使客觀之葢齊俗
 每因祭社蒐軍實以夸視威衆而聚人觀之莊公託
 此爲名以如齊也
公至自齊
荆人來聘
 説者以爲進之非也聘者天子問諸侯之禮聖人豈
 與其僭聘問之禮耶
公及齊侯遇于糓
[003-22a]
 及者内爲志
蕭叔朝公
 蕭叔宋附庸書朝公公在外也於外非正也
秋丹桓宫楹
 天子諸侯黝堊丹楹非禮也
冬十有一月曹伯射姑卒
十有二月甲寅公會齊侯盟于扈
 扈齊地遇于糓盟于扈皆要結姻好也
[003-22b]
二十有四年春王三月刻桓宫桷
 文姜將祔桓公廟故丹楹刻桷而不知陷于非禮也
葬曹莊公
夏公如齊逆女
 諸侯無越境逆女之禮况於讐人之國乎
秋公至自齊
 昬義以正始爲先公不與夫人皆至姜氏不從公而
 入失其正矣
[003-23a]
八月丁丑夫人姜氏入
 日入惡入者也以宗廟爲不受也
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
 夫人至大夫見于宗廟婦見于内男贄大者玉帛小
 者禽鳥女贄榛栗棗脩竝覿同䞇是亂男女之别矣
 哀姜通共仲弑嗣君之禍葢已兆于此與
 莊公之婚書事十一志大惡也
大水
[003-23b]
冬戎侵曹曹羈出奔陳赤歸于曹
 羈者曹莊公嫡子而赤其庶子戎逐羈而歸赤也曹
 伯已葬猶不稱爵以微弱不能君也
郭公
 經闕誤也
二十有五年春陳侯使女叔來聘
 女氏叔字不名者天子之命大夫也
夏五月癸丑衞侯朔卒
[003-24a]
 衞惠背幽之盟爲齊所惡故魯亦不會其葬也
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
 救日皆鼓常事也此何以書不鼓于朝而鼓于社又
 用牲皆非禮也
伯姬歸于杞
 莊公女不書逆者葢以卿逆而其君親受之境上則
 但舉重書歸而已
秋大水鼓用牲于社于門
[003-24b]
 隂盛陽㣲之變極矣周宣王救旱雖曰靡神不舉然
 必以側身修行爲本社與國門非所以致水災者自
 古豈有伐鼔用牲救水災之禮乎
冬公子友如陳
 報女叔之聘凡公及内卿往他國皆不言朝聘而曰
 如存周禮也友莊公母弟是爲成季以桓公之子故
 後世列爲三桓此内大夫出聘之始亦季友私行之
 階也
[003-25a]
二十有六年春公伐戎
夏公至自伐戎
曹殺其大夫
 曹大夫不名殺者非一人也羈出赤歸之際必有不
 附于赤者故赤殺之或曰魯伐戎曹大夫之不與赤
 者預聞其謀故赤殺之以悅戎其無王擅殺之罪大
 矣
秋公會宋人齊人伐徐
[003-25b]
 徐爲魯患舊矣春伐戎又伐徐者必戎之黨也
冬十有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
二十有七年春公會杞伯姬于洮
 左氏曰天子非展義不巡守諸侯非民事不舉大夫
 非君命不越境會於洮參譏之公與杞侯伯姬皆失
 正也洮魯地
夏六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
 陳鄭服也同志而盟非率之也魯宋陳鄭皆至而衞
[003-26a]
 獨不來故明年伐衛
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
 原周畿内邑仲氏爲陳大夫季友之舊也葬原仲公
 子友之私事請於君以行何以書公羊曰公子慶父
 公子牙公子友皆莊公母弟慶父牙通乎夫人以脅
 公季子不忍見也故以葬原仲適陳遂不復歸三十
 二年公以病召而始歸也
冬杞伯姬來
[003-26b]
 禮父母在歲一歸寧常事不書此何以書不當來也
 春會於洮冬又歸魯故知其不當來也
莒慶來逆叔姬
 莒慶莒大夫也叔姬莊公女也何以稱字大夫自逆
 則稱字為其君逆則稱女尊卑之别也大夫越境逆
 女非禮也諸侯嫁女於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
 而公自主之非禮也
杞伯來朝
[003-27a]
公會齊侯于城濮
 王使召伯廖賜齊侯命請伐衞以其立子頽也城濮
 衞地豈齊以魯衞兄弟使魯說之來歸乎衞卒不至
 而後伐之也
二十有八年春王三月甲寅齊人伐衞衞人及齊人戰
衞人敗績
 戰不言伐而書伐伐不言日而書日被伐不言及而
 書及敗績不言人而書人皆罪衛也然齊桓既以王
[003-27b]
 命伐矣復取賂而還何與不曰齊侯而書人未可盡
 以將卑師少例之也
夏四月丁未邾子瑣卒
秋荆伐鄭公會齊人宋人救鄭
 程子曰救鄭制楚之始蓋天下大勢所在
冬築郿
 凶年而用民力於所不必為也
大無麥禾
[003-28a]
 舉國皆無也王制冢宰制國用必於歲之杪故大有
 大無皆書於冬
臧孫辰告糴於齊
 是為文仲公子彄曾孫也公羊曰君子為國必有三
 年之委一年不熟告糴譏也
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廏
 養馬欲其富故馬廏謂之延延長也大無麥禾故譏
 新延廏
[003-28b]
夏鄭人侵許
秋有蜚
 劉向曰蜚色青非中國所有南越盛暑男女同川淫
 風所生為䖝臭惡娶齊淫女之徵應也羅氏曰負蠜
 今謂之蜚盤䖝好以清旦集稻上食稻花日出則散
 去又其氣惡能熯稻使不蕃
冬十有二月紀叔姫卒
 紀國雖滅叔姫執節守義故繫之紀而録其卒葬賢
[003-29a]
 而得書也
城諸及防
三十年春王正月
夏師次于成
 糓梁以爲欲救鄣杜氏以爲備齊師趙氏以爲欲會
 齊圍鄣聞鄣已降而不行姜氏曰鄣爲紀之附庸必
 不忍于鄣又不敢逆齊而特次于成耳
秋七月齊人降鄣
[003-29b]
 凡服從内附曰降不書鄣降而曰降鄣罪齊人之力
 脅也
八月癸亥葬紀叔姬
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
冬公及齊侯遇于魯濟
 左氏曰謀山戎也以其病燕故也
齊人伐山戎
 遇魯濟獻捷皆書齊侯則伐山戎爲齊侯明矣人之
[003-30a]
 者譏也
三十有一年春築臺于郎
 一歲三築臺直書而義見矣
夏四月薛伯卒
 張氏曰薛始稱伯降班而告終也
築臺于薛
六月齊侯來獻戎捷
 諸侯不相遺俘獻者下奉上之詞齊侯親來卑詞尊
[003-30b]
 魯故據其所稱之實而謂之獻也
秋築臺于秦
 秦魯西境地也
冬不雨
 程子曰一歲三築臺明年春城小榖故冬書不雨閔
 之深也
三十有二年春城小榖
 備齊也
[003-31a]
夏宋公齊侯遇于梁丘
 爲鄭報楚也齊侯不以霸主自居以梁丘近宋而先
 宋公
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
 慶父與叔牙同母莊公與季友同母慶父莊公庶兄
 也
 君親無將將而誅焉牙欲立慶父弑械成故季子酖
 之誅不得辟兄君臣之義也使託若以疾死然親親
[003-31b]
 之道也夫子書其自卒示無譏也
八月癸亥公薨于路寢
 廬陵李氏曰魯十二公得終路寢者三莊宣成而已
冬十月己未子般卒
 子卒日正也不日故也子般弑而日何也榖梁曰有
 所見則日
公子慶父如齊
 奔也何以書如王氏曰内大夫以君命適他國皆書
[003-32a]
 如慶父弑子般而出春秋書之無異詞者既書子般
 卒則知其無君命矣
狄伐邢
 
 
 
 
 
[003-32b]
 
 
 
 
 
 
 
 春秋孔義卷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