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1d0033 儀禮要義-宋-魏了翁 (master)


[04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儀禮要義卷四十六
            宋 魏了翁 撰
  特牲饋食禮三
   士有嗣子舉奠少牢無者辟君
釋曰自此盡出復位論嗣子飲奠酌獻之事云嗣主人
將為後者不言適而言將為後者欲見無長適立庶子
及同宗為後皆是故汎言將為後也云舉猶飲也者非
[046-1b]
謂訓舉為飲直是嗣子舉而飲之耳云將傳重累之者
謂將使為嗣牽累崇敬承重祭祀之事是以使飲之而
獻也云大夫之嗣子不舉奠辟諸侯者案文王世子云
其登餕獻受爵則以上嗣注云上嗣君之適長子以特
牲饋食禮言之受爵謂上嗣舉奠也獻謂舉奠洗爵酌
入也餕謂宗人遣舉奠盥祝命之餕也大夫之嗣無此
禮辟君也今案少牢無嗣子舉奠之事故此注云辟諸
侯士卑不嫌得與人君同故有嗣子舉奠之事也奠者
[046-2a]
即上文祝酌奠奠於鉶南是也
   賓啐酒即酢主人此賔啐無酢嗣子
尸執奠進受復位祭酒啐酒云云又祭酒啐酒奠之云
啐之者答其欲酢已也者鄉飲酒鄉射主人獻賔賓皆
啐酒洗爵即酢主人此嗣子獻賔賓啐之亦欲酢已故
啐之其實無酢
   嗣齒於子姓凡非主人不由阼
云嗣齒於子姓者姓之言生子之所生謂孫行者今嗣
[046-2b]
亦孫之流故齒之也云凡非主人升降自西階者案曲
禮云為人子者升降不由阼階是以嗣子亦宜升降自
西階適子孫不升阼階故於此摠言凡也
   弟子獻長兄弟長兄弟拜弟子北面答拜
兄弟弟子洗酌於東方之尊阼階前北面舉觶於長兄
弟 釋曰自此盡乃羞論弟子舉觶將行旅酬之事云
如主人酬賓儀者謂如上文主人酬賓就其階同北面
並拜乃飲卒爵拜洗酌乃西面賓北面拜位故言如此
[046-3a]
亦然弟子洗觶酌於東方之尊阼階前東面獻長兄弟
長兄弟北面拜受弟子奠於薦南長兄弟坐取觶還西
面拜弟子北面答拜長兄弟奠於薦北揖復位若有司
徹云兄弟之後生者舉觶於其長長在左弟子自飲訖
升酌降長拜受於其位舉爵者東面答拜鄭注云拜受
答拜不北面者儐尸禮殺此不儐尸則拜送皆北面可
知也弟子後生者此即有司徹云兄弟之後生者是也
   乃羞謂庶羞非薦又無内羞
[046-3b]
乃羞 釋曰知羞非薦羞者上文受獻時皆設薦俎於
其位故知此羞乃是庶羞非薦也云此所羞者自祝主
人至於内賔者言自祝下及内賔及衆賔兄弟皆在可
知又下記云公有司獻次衆賔私臣獻次兄弟則内賔
亦及之是以少牢下篇云乃羞庶羞於賓兄弟内賓及
私人不儐尸亦云乃羞於賔兄弟内賔及私人辯是也
若然少牢與有司徹儐尸與不儐尸庶羞與房中羞皆
與尸佐食及祝主人主婦皆同時羞之者彼上下大夫
[046-4a]
禮尊故得與尸同時羞此士禮卑故不得與尸同也云
無内羞者以其尸尊尚無内羞况祝卑
   旅酬無筭爵堂上下參差不等
賓坐取觶阼階前北面酬長兄弟長兄弟在右 釋曰
自此盡實觶於篚論行旅酬之間作止爵之事但此特
牲之禮堂下行旅酬無筭爵並有室中者不與旅酬之
事上大夫儐尸與旅酬不與無筭爵之事故别二人舉
觶於尸侑得舉為旅酬徧及堂下尸與旅酬者以其儐
[046-4b]
尸在堂禮殺故也若下大夫不儐尸者堂下無旅酬直
行無筭爵於堂下而已尸則不與之所以下大夫無旅
酬直有無筭爵者以其禮尸於室中辟國君堂下不設
尊故無旅酬直行無筭爵而已以其堂下與神靈共尊
不得與尸行旅酬故屈之此特牲堂下得旅酬無筭爵
並行者以其堂下與神靈别尊故為加爵禮尸於室中
酌上尊堂下旅酬行神恵酌下尊故上大夫及士之祭
禮旅酬行無筭爵或行或不皆參差不等
[046-5a]
   旅酬無筭爵酌已尊酬人時酌彼尊
賓奠觶拜長兄弟答拜賔立卒觶酌於其尊 釋曰以
其旅酬無筭爵以飲者酌已尊酬人之時酌彼尊是各
自其酒故無筭爵賓弟子及兄弟弟子舉觶於其長各
酌於其尊也
   為加爵者作止爵禮殺並作
為加爵者作止爵如長兄弟之儀 釋曰前衆賓之長
為加爵如初爵止今還使為加爵者作止爵也故云如
[046-5b]
長兄弟之儀云於旅酬之間言作止爵明禮殺並作者
此決上文賓三獻爵止鄭注云三獻禮成欲神恵之均
於室中是以奠而待之故有室中主人主婦致爵訖乃
三獻作止爵此衆賓長為加爵如初爵止鄭注云尸爵
止者欲神恵之均於在庭而堂下庭中行旅酬未訖為
加爵者作止爵故鄭注云禮殺並作也
   尸爵亦得為神恵無筭爵非神恵
賓弟子及兄弟弟子洗各酌於其尊云云舉觶於其長
[046-6a]
 釋曰自此盡爵無筭論二觶並行無筭爵之事云奠
觶進奠之於薦右非神恵也者案上尊兩壺於阼階東
加勺南柄西方亦如之鄭注云為酬賔及兄弟行神恵
至此云非神恵者彼三獻止爵欲得神恵均於室中衆
賓長為加爵止爵者欲神恵均於在庭故止爵行旅酬
雖以尸而奠爵待之亦得為神恵至此别為無筭爵在
下自勸故得為非神恵故奠於薦右同於生人飲酒
   凡堂下皆北面凡拜受送皆北面
[046-6b]
云凡堂下拜亦皆北面者前主人酬賔弟子舉於其長
行旅酬及無筭爵兄弟弟子賔弟子舉觶皆北面則知
凡堂下雖不見面位者皆北面拜可知云凡賔以下至
於私人拜受送皆北面故云凡也
   此言利即前佐食少牢兩見其名
利洗散獻於尸酢及祝如初儀降實散於篚 釋曰自
此盡西序下論佐食獻尸祭祀畢之事云利佐食也言
利以今進酒也者利與佐食乃有二名者以上文設俎
[046-7a]
啓㑹爾敦之時以黍稷為食故名佐食今進以酒酒所
以供飬故名利利即養也故鄭云以今進酒也若然少
牢名佐食上利執羊俎下利執豕俎者大夫禮文故即
兩見其名
   祭畢祝告利成禮有階上堂下之異
祝東面告利成 釋曰少牢云主人出立於阼階上南
面祝出立於西階上東面祝告曰利成此户外告利成
彼階上告利成以尊者稍逺於尸若天子諸侯禮畢於
[046-7b]
堂下告利成故詩楚茨云禮儀既備鐘鼓既戒孝孫徂
位工祝致告鄭注云鐘鼓既戒戒諸在廟中者以祭禮
畢孝孫徃位堂下西面位也祝於是致孝孫之意告尸
以利成是尊者告利成逺所尸也云不言禮畢於尸間
之嫌者間間暇無事若言禮畢則於尸間暇無事有發
遣尸之嫌故直言利成而已也
   尸謖主人降前尸出廟
尸謖祝前主人降 釋曰引少牢者證大夫禮主人立
[046-8a]
位與士不同又證前尸出廟之事云前尸之儀士虞禮
備矣者彼有室中出户降階出廟前尸之事
   徹庶羞不入於房而設於序以擬燕
徹庶羞設於西序下注為將餕去之庶羞主為尸非神
饌也尚書傳曰宗室有事族人皆侍終日大宗已侍於
賓奠然後燕私燕私者何也已而與族人飲也此徹庶
羞置西序下者為將以燕飲與然則自尸祝至於兄弟
之庶羞宗子以與族人燕飲於堂内賔宗婦之庶羞主
[046-8b]
婦以燕飲於房 釋曰知非神饌而云為尸者以其尸
三飯後始薦庶羞故徹之乃餕也凡餕者尸餕鬼神之
餘祭者餕尸之餘義取鬼神之恵徧朝中庶羞非鬼神
恵故不用也引尚書已下者是彼康誥傳文大宗已侍
於賓奠者或有作𧃊或有作暮者皆誤以奠為正也引
之者證徹庶羞不入于房而設于西序下以擬燕故也
必知祭有燕者案楚茨詩云鼓鐘送尸下云備言燕私
鄭注云祭祀畢歸賔客之俎同姓則留與之燕所以尊
[046-9a]
賔客親骨肉也其上大夫當日儐尸安有燕故有司徹
上大夫云主人退注云反於寢也是無燕私若下大夫
不儐尸與此士禮同亦當有燕也云與者以經直言設
於序下不言燕疑之引書傳為證有燕故言與以疑之
也云然則自尸祝以下知義如此者以兄弟受獻於堂
上主婦内賔受獻於房中尸出之後堂房無事故知燕
時男子在堂婦人在房可也
   廟中分神恵猶君恵徧境内
[046-9b]
筵對席佐食分簋鉶 釋曰自此盡尸外西面論嗣子
共長兄弟對餕之事云敦有虞氏之器者大夫異姓既
用異代之器故少牢特牲皆用敦則同姓之士當同周
制周制用簋故經言分簋餕是鬼神之恵徧廟中若國
君之恵徧境内是可以觀政之事
   祝命佐食徹阼俎改饌西北隅為陽厭
祝命徹阼俎豆籩設於東序下 釋曰自此盡畢出論
徹薦俎改設饌於西北隅為陽厭之事云祝命徹阼俎
[046-10a]
者是佐食徹之當徹阼俎之時堂下賓兄弟俎畢出故
下文云佐食徹阼俎堂下俎畢出是也若然祝命徹阼
俎時堂下俎畢出又退在下者欲見先徹室内俎乃徹
堂下是以祝命佐食徹阼俎及豆籩又祝自執俎以出
又宗婦徹祝豆籩入於房即佐食改饌西北隅是以作
經并説室内行事乃到本云上佐食徹阼俎時堂下俎
畢出也云命命佐食者此命命使徹阼俎下文云佐食
徹俎故知
[046-10b]
   宗婦徹入房為主婦將燕内賓
宗婦徹祝豆籩入於房徹主婦薦俎 釋曰宗婦不徹
主人豆籩而徹祝豆籩入房者為主婦將用之為燕祝
兩豆籩而主婦用之者祝接神尸之類主婦燕姑姊妹
及宗女宜行神恵故主人以薦羞并及祝庶羞燕宗人
於堂主婦以祝籩豆用之燕内賓於房是其事也云宗
婦既並徹徹其卑者以宗婦不徹主人籩豆而徹祝與
主婦是徹其卑者
[046-11a]
   當室之白陽厭尸未入直飫神隂厭
佐食徹尸薦俎敦設於西北隅几在南厞用筵納一尊
佐食闔牗户降注厞隱也不知神之所在或諸逺人乎
尸謖而改饌為幽闇庶其饗之所以為厭飫少牢饋食
禮曰南面而饋之設此所謂當室之白陽厭也則尸未
入之前為隂厭矣曽子問曰殤不備祭何謂隂厭陽厭
也 釋曰云不知神之所在或諸逺人乎禮記郊特牲
之文彼論正祭與繹祭之事此為陽厭引之者欲見孝
[046-11b]
子求神非一處故先為隂厭後為陽厭之事也引少牢
者見彼大夫禮陽厭南面此士禮東面雖面位不同當
室之白則同案曽子問庶殤為陽厭之事故彼云凡殤
與無後者祭於宗子之家當室之白尊於東房是謂陽
厭鄭注云當室之白謂西北隅得户之明者也凡言厭
者謂無尸直厭飫神故鄭云則尸未入之前為隂厭矣
謂祭於奥中不得户明故名隂厭對尸謖之後改饌於
西北隅為陽厭以向户明故為陽厭也引曽子問云殤
[046-12a]
不備祭何謂隂厭陽厭者彼上文孔子曰有隂厭有陽
厭謂宗子有隂厭無陽厭凡殤有陽厭無隂厭曽子言
謂殤死隂厭陽厭具有故問孔子孔子引宗子一有隂
厭凡殤一有陽厭引之證成人隂厭陽厭並有之義也
   凡主人拜送賔賔不答拜
祝告利成降出主人降即位宗人告事畢賔出主人送
於門外再拜注拜送賓也凡去者不答拜 釋曰云凡
去者不答拜者云凡摠解諸文主人拜送賔皆不答拜
[046-12b]
鄭注鄉飲酒云禮有終是也若賔答拜是更崇新敬禮
故不答也
   衆賓自徹俎而出賓俎有司徹歸之
佐食徹阼俎堂下俎畢出注唯賓俎有司徹歸之鄭所
以知歸賓俎者正見賔出主人送於門外再拜明賔不
自徹俎主人使歸之若助君祭必自徹其俎鄭注曲禮
大夫以下或使人歸之是以孔子世家云魯郊不致燔
俎於大夫孔子不税冕而行士大夫家尊賓則使歸之
[046-13a]
自餘亦自徹而去也
   記以特牲饋食上下始終皆朝服
記特牲饋食其服皆朝服𤣥冠緇帶緇韠 釋曰此退
𤣥冠在朝服下者欲令近緇色士冠在朝服上從而正
也云皆者謂賔及兄弟筮日筮尸視濯亦𤣥端者見上
經云筮日主人冠𤣥端子姓兄弟如主人之服有司羣
執事如兄弟服筮尸云如求日之儀至於視濯又不見
異服故知皆𤣥端至祭日夙興云主人服如初初即𤣥
[046-13b]
端明其餘亦如初是朝服可知是以此注云皆者謂賓
及兄弟也云朝服者諸侯之臣與其君日視朝之服大
夫以祭者案玉藻云諸侯朝服以日視朝下少牢云主
人朝服是也
   爵觚觶角散之大小貴賤
篚在洗西南順實二爵二觚四觶一角一散注順從也
言南從統於堂也二爵者為賓獻爵止主婦當致也二
觚長兄弟酬衆賓長為加爵二人班同宜接並也四觶
[046-14a]
一酌奠其三長兄弟酬賓卒受者與賔弟子兄弟弟子
舉觶於其長禮殺事相接禮器曰貴者獻以爵賤者獻
以散尊者舉觶卑者舉角舊説云爵一升觚二升觶三
升角四升散五升 釋云禮器曰貴者獻以爵者謂賔
長獻尸主人致爵於主婦是也賤者獻以散上利洗散
是也尊者舉觶謂若酌奠之及長兄弟酬賔之等是也
卑者舉角謂主人獻用角鄭云下大夫也則大夫尊用
爵士卑用角是也引舊説者爵觚已下升數無正文韓
[046-14b]
詩雖有升數亦非正經故引舊説為證也
   内兄弟南上北上取曲禮主婦南面
内賔立於其北東面南上宗婦北堂東面北上注二者
所謂内兄弟内賔姑姊妹也宗婦族人之婦其夫屬於
所祭為子孫或南上或北上宗婦宜統於主婦主婦南
面北堂中房而北 釋曰言所謂者上經云主人洗獻
内兄弟於房中知獻衆兄弟之儀是也云其夫屬於所
祭為子孫者以其在父行則謂之為母今言宗婦則其
[046-15a]
夫屬於所祭死者之子孫之妻皆稱婦也云或南上或
北上云内賔姑姊妹賔客之類南上自取曲禮云東鄉
西鄉以南方為上宗婦雖東鄉取統於主婦故北上主
婦南面故也云北堂中房而北者謂房中半已北為北
堂也
   爨者老婦之祭非火神燔柴失之
尸卒食而祭饎爨雍爨注舊説云宗婦祭饎爨亨者祭
雍爨云亨者則周禮亨人之官其職主實鑊水爨亨之
[046-15b]
事以供外内饔故使之祭饔爨也云用黍肉而已無籩
豆俎者亦約禮器云盆瓶知之引禮器者案彼云孔子
曰臧文仲焉知禮燔柴於奥鄭注云奥當為爨字之誤
也或作竈禮尸卒食而祭饎爨饔爨也時人以為祭火
神乃燔柴又云夫爨者老婦之祭也盛於盆尊於瓶注
云老婦先炊者也盆瓶炊器也明此祭先炊非祭火神
燔柴似失之引之者證祭爨之事也
   賓送尸出門若有儐尸則尸出不送
[046-16a]
賓從尸俎出廟門乃反位注從尸送尸也云士之助祭
終其事也者謂送尸為終其事既送尸為終其事則更
無儐尸之禮若上大夫有儐尸者尸出賓不送以其事
終於儐尸故也
   俎不言所折骨體略言殽脀又略
衆賓及衆兄弟内賓宗婦若有公有司私臣皆殽脀注
又略此所折骨直破折餘體可殽者升之俎一而已不
備三者賤祭禮接神者貴凡骨有肉曰殽祭統曰凡為
[046-16b]
俎者以骨為主貴者取貴骨賤者取賤骨貴者不重賤
者不虚示均也俎者所以明恵之必均也善為政者如
此故曰見政事之均焉公有司亦士之屬命於君者也
私臣自己所辟除者 釋曰云又略者上文長兄弟及
宗人直言折不言所折骨體已是略此又不言折而言
殽脀是又略也言此所折骨值有餘體即破之可也云
祭禮接神者貴者謂長兄弟及宗人已上俎皆三皆有
嚌肺以接神及尸貴故三體不止接神象所接尸者亦
[046-17a]
貴可知自衆賓以下折體而已不接尸神賤無獻故也
宗人雖不獻執巾以授尸亦名接尸也
   祭祀有上事者貴之獻在後者賤
公有司獻在衆賓後私臣獻在兄弟後故云獻在後者
賤也云祭祀有上事者貴之者謂衆賓兄弟次賓之卑
得獻衆賓擇取公有司可執事者謂前舉鼎匕載羞從
獻衆賓擇取公有司酬爵之屬如此者門外在有司羣
執事中入門列在東面為衆賓餘者在門西位也兄弟
[046-17b]
雖無上事亦皆在西面位族親故也私臣獻在兄弟後
者職賤公有司在衆賓後不執事賤於執事者故曰有
上事者貴之宗人獻與旅齒於衆賓則公有司為之佐
食於旅齒於兄弟則私臣之中擇為賓使為佐食也是
以前文佐食北面立於中庭注云佐食賓佐尸食者是

   君賜爵有爵則以官無爵從昭穆
案祭統云凡賜爵昭為一穆為一昭與昭齒穆與穆齒
[046-18a]
凡羣有司皆以齒此之謂長㓜有序此不見昭穆位者
主人衆兄弟非昭穆乎故彼注昭穆猶特牲少牢饋食
之禮主人之衆兄弟也羣有司猶衆賓下及執事者君
賜之爵謂若酬之是也若其有爵者則以爵序之何故
然也案文王世子其在外朝則以官其在宗廟之中則
如外朝之位宗人授事以爵以官是不以姓其獻之亦
以官故祭統云尸飲五君洗玉爵獻卿尸飲七以瑶爵
獻大夫尸飲九以散爵獻士及羣有司皆以齒明尊卑
[046-18b]
之等是也其酬蓋因此位而昭穆得獻蓋依少牢下篇
主人洗升酌獻兄弟阼階上注云兄弟長㓜立飲賤不
别大夫之賓尊於兄弟又曰辯受爵其位在洗東西面
北上升受爵其薦脀設於其位注云先著其位於上乃
後云薦脀設於其位明位初在是也此中皆無爵者以
此二者差之知無爵者從昭穆有爵者則以官矣
   賓主相酬主常在東同在賔中則尊右
賓酬長兄弟長兄弟在右長兄弟酬衆賓長自左受旅
[046-19a]
如初是賓主相酬主人常在東其同在賓中則受酬者
在左若鄉飲酒賓酬主人主人立於賓東主人酬介介
立於主人之西其衆賓受介酬者自介右鄭注云尊介
使不失故位衆受酬者受自左異其義也賔主相酬各
守其位不以尊卑變同類之中受者於左尊右也
   主婦俎觳折謂分後右足為俎
主婦俎觳折注觳後足折分也 釋曰案既夕記云明
衣裳長及觳鄭注云觳足跗也是後足也云分後右足
[046-19b]
以為佐食俎者少牢主婦用左臑此士妻辟之不用左
臑用後右足不用後左足太卑
   魚十有五象月盈尊卑俎同
魚十有五注魚水物以頭枚數隂中之物取數於月十
有五日而盈少牢饋食亦云十有五而俎尊卑同此所
謂經而等也
 
 儀禮要義卷四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