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1d0033 儀禮要義-宋-魏了翁 (master)


[00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儀禮要義卷三
            宋 魏了翁 撰
 士冠禮三
   冠子不醴則醮用酒謂用舊俗
若不醴則醮用酒注謂國有舊俗可行聖人用焉不改
 釋曰自此已上說周禮冠子之法自此已下至取籩
脯以降如初說夏殷冠子之法云若不醴則醮用酒者
[003-1b]
案上文適子冠於阼三加訖一醴於客位是周法今云
若不醴則醮用酒非周法故知先王法矣故鄭云若不
醴謂國有舊俗可行聖人用焉不改者也云聖人者即
周公制此儀禮用舊俗則夏殷之禮是也云曲禮曰已下
者是下曲禮文也云君子行禮不求變俗者與下文為
目謂君子所徃之國不求變彼國之俗若衛居殷墟者
也故康誥周公戒康叔居殷墟當用殷法是以云兹殷
罰有倫使用殷法故所引曲禮皆據不變彼國之俗但
[003-2a]
君子行禮不求變俗有二塗若據曲禮之文云君子行
禮不求變俗鄭注云求猶務也不務變其故俗重本也
謂去先祖之國居他國又云祭祀之禮居喪之服哭泣
之位皆如其國之故謹修其法而審行之注其法謂其
先祖之制度若夏殷者謂若杞宋之人居鄭衛鄭衛之
人居杞宋若據彼注謂臣去己國居他國不變己國之
俗是以定公四年祝佗云殷人六族在魯啟以商政亦不
變本國之俗故開商政示之皆據當身居他國不變己
[003-2b]
國之俗與此注引不同者不求變俗義得兩合故各據
一邊而言
   言醴與醮皆酌而無酬酢
酌而無酬酢曰醮醴亦當為禮 釋曰云酌而無酬酢
曰醮者鄭解無酬酢曰醮唯據此文而言所以然者以
周法用醮無酬酢曰醮案曲禮云長者舉未釂鄭注云
盡爵曰釂是醮不專於無酬酢者若然醴亦無酬酢不
為醮名者但醴大古之物自然質無酬酢此醮用酒酒
[003-3a]
本有酬酢故無酬酢得名醮
   設庭洗當在設尊前有篚篚亦盛勺觶
洗有篚在西南順 釋曰知洗庭洗者上周法用醴之
時醴之尊在房今醮用酒與常飲酒同故洗亦當在庭
是以下云賓降取爵于篚卒洗升酌故知洗在庭也設
洗法在設尊前此洗亦當在設尊前席之故此直云洗
有篚在西不言設也若然上不言設洗者以其上云醮
用酒即連云尊文勢如此故不言設洗云當東榮南北
[003-3b]
以堂深者上已有文也云篚亦以盛勺觶者周法用醴
在房庭洗無篚此用酒庭洗有篚故周公設經辯其異
者但醴篚在房以盛勺觶此庭洗篚亦盛勺觶故云亦

   周之禮三加乃一醴此始加訖即醮
始加醮用脯醢賔降取爵于篚辭降如初卒洗升酌
釋曰云始加醮用脯醢者此言與周别之事周家三加
訖乃一醴於客位用脯醢此加訖即醮於客位用脯醢
[003-4a]
是其不同也但言始加醮用脯醢者因言與周異之意
其實未行事是以下乃始云賔降取爵于篚也云加冠
於東序醮之於户西同耳者經不見者嫌與周異故辯
之其經不言冠者醮之處即與周同
   再醮攝酒謂添益整頓示新
加皮弁如初儀再醮攝酒其他皆如初 釋曰云攝猶
整也整酒謂撓之者案有司徹云司宫攝酒注云更洗
益整頓之不可云洗亦當為撓謂更撓攪添益整頓示
[003-4b]
新也
   扃鼏謂以茅覆鼎有大扃小扃
若殺則特豚載合升離肺實于鼎設扃鼏 釋曰云設
扃鼏者以茅覆鼎長則束其本短則編其中案冬官匠
人廟門容大扃七箇注云大扃牛鼎之扃長三尺又曰
闈門容小扃參个注云小扃膷鼎之扃長二尺皆依漢
禮而知今此豚鼎之扃當用小扃也云特豚一豚者若
郊特牲之特
[003-5a]
   主人與祭同右胖此牲皆左胖
云凡牲皆用左胖者案特牲少牢皆用右胖少儀云大
牢則以牛左肩折九箇為歸胙用左則用左而祭之鄉
飲酒鄉射主人用右體主人亦與祭同用右者皆據周
而言也此云用左鄭據夏殷之法與周異也但士虞喪
祭用左反吉故也
   煑於鑊曰亨
云煑於鑊曰亨者案特牲云亨于門外東方西面北上
[003-5b]
注云亨煑也亨豕魚腊以鑊各一爨詩云誰能亨魚溉
之釡鬵是鑊
   在鼎直有升名在俎升載兩稱
云在鼎曰升在俎曰載者案昬禮云特豚合升又云側
載特牲亦云卒載加匕于鼎少牢云司馬升羊實于一
鼎皆是在鼎曰升在俎曰載之文但在鼎直有升名在
俎則升載兩稱也故少牢云升羊載右胖升豕其載如
羊有司徹亦云乃升注云升牲體於爼也是在俎升載
[003-6a]
二名也云載合升者明亨與載皆合左右胖者以升載
並陳又合在二者之間故知從鑊至俎皆合左右胖也
   凡肺有舉有祭舉祭名有三稱
云離割也割肺者使可祭也可嚌也者凡肺有二種一
者舉肺一者祭肺就舉肺之中復有三稱一名舉肺為
食而舉二名離肺少儀云三牲之肺離而不提心也三
名嚌肺以齒嚌之此三者皆舉主人為食而有也就祭
肺之中亦復有三稱一者謂之祭肺為祭先而有之二
[003-6b]
者謂之忖肺忖切之使斷三者謂之切肺名雖與忖肺
異切肺則忖肺也三者皆為祭而有若然切肺離肺指
其形餘皆舉其義稱也
   今文扃為鉉古文鼏為宻
云今文扃為鉉古文鼏為宻者一部之内皆然不從今
文故疊之也
   再醮不言攝酒而三醮言如取省文
   周與夏殷一醮再醮三醮之節
[003-7a]
 釋曰云攝酒如再醮則再醮亦攝之矣者周公作經
取省文再醮不言攝酒以三醮如之則再醮攝之可知
前不殺之時一醮徹肺醢為辟再醮之脯醢至再醮不
言徹脯醢者以三醮上唯加乾肉不薦脯醢故不徹也
今殺亦然一醮徹薦爵至再醮亦不徹薦直徹爵而已
亦為三醮以不加籩豆加牲俎是以祝辭一醮亦云嘉
薦至三醮者直云籩豆有楚楚陳列貌是三醮才加籩
豆明文也
[003-7b]
   孤子加冠與父在異
若孤子則父兄戒宿冠之日主人紒而迎賔拜 釋曰
上陳士有父加冠禮訖自此至東塾北面論士之無父
自有加冠之法也周公作文於此乃見之者欲見周與
夏殷孤子同冠於阼階禮於客位惟一醮三醴不同耳
是以作經言其與上異者而已言父兄諸父諸兄者以
其上文父兄非直戒宿而已故知此是諸父諸兄非已
之親父親兄也經云拜揖讓立于序端者謂主人出先
[003-8a]
拜賔答拜訖揖讓而入於廟門既入門又三揖至階又
三讓而升堂乃立於東序端賔升立西序端一皆如上父
兄為主人故作文省畧總云揖讓立于序端皆如冠主
也云禮於阼者别言其異云凡拜者謂初拜至及啐拜
之等賔主皆北面與父在時拜於筵西南面賔拜于序
端東面為異也案上文父在亦有殺法今鄭云孤子得申
禮盛之者不為殺起止為陳鼎于外而言鄭知父在有
鼎不陳於外者以上文若殺直云特豚載合升不辯
[003-8b]
外内孤子乃云舉鼎陳於門外類于上父在陳鼎不於
門外也凡陳鼎在外者賔客之禮也在内者家私之禮
也是在外者為盛也今孤子則陳鼎在外故云
   此庶子加冠不於阼不醮於客位
若庶子則冠於房外南面遂醮焉 釋曰上已言三代
適子冠禮訖此經論庶子加冠法也周公作經於三代
之下言之則三代庶子冠禮皆於房外同用醮矣但不
知三代庶子各用㡬醮耳今於周之適子三加一醴夏殷
[003-9a]
適子三加三醮是以下文祝辭醴一而醮三皆為三
代而為言至於三代庶子皆不見别辭則周之庶子宜
依適子用一醮夏殷庶子亦依三醮三代適子有祝辭
若庶子則無故下文注云凡醮者不祝知房外謂尊東
也者上陳尊在房户之間案鄉飲酒賔東賔東則尊東
明此亦於尊東也云不於阼階非代也者案下記云適
子冠於阼階以著代也明庶子不於阼非代故也
於客位成而不尊者下記云醮於客位加有成也是適
[003-9b]
子於客位成而尊之此則成而不尊故因冠之處遂醮

   吾子相親之美稱
冠者母不在使人受脯于西階下戒賔云云願吾子教
之云吾子相親之辭吾我也者謂自已身之子故云吾
子相親之辭也云子男子之美稱者古者稱師曰子又
公羊𫝊云名不若字字不若子是子者男子之美稱也
今請賔與子加冠故以美稱呼之
[003-10a]
   吉日令辰互言言辰有榦可知
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云云再加曰吉月云云
 釋曰上云令月吉日此云吉月令辰互見其言是作
文之體無義例也云辰子丒也者以十榦配十二辰直
云辰子丑明有榦可知即甲子乙丑之類
   有祝辭醴辭醮辭凡醮者不祝
祝曰云云再加曰云云三加曰云云醴辭曰云云醮辭
曰云云再醮曰云云三醮曰云云醮辭唯據適子而言
[003-10b]
以其將著代重之故備見祝辭也此注云凡醮者不祝
者言凡謂庶子也既不加冠於阼又不禮於客位無著
代之理故畧而輕之也亦不設祝辭者曽子問注云凡
殤不祭之類也其天子冠禮祝辭案大戴禮公冠篇成
王冠周公為祝辭使王近於人逺於天嗇於時惠於財
其辭既多不可具載其諸侯無文盖亦有祝辭異於士

   㫖酒既湑謂泲酒而清
[003-11a]
再醮曰㫖酒既湑嘉薦伊脯注湑清也 釋曰湑泲酒
之稱故伐木詩云有酒湑我注云湑莤之也鳬鷖詩云
爾酒既湑注云湑酒之泲者是湑為清也
   字辭曰伯某甫仲叔季唯所當
字辭曰禮儀既備令月吉日昭告爾字爰字孔嘉云云
 釋曰云伯某甫者某若云嘉也但設經不得定言人
字故言甫為且字是以禮記諸侯薨復曰臯某甫復鄭
云某甫且字以臣不名君且為某之字呼之既此某甫
[003-11b]
立為且字伯仲叔季者是長幼次第之稱若兄弟四人
則依次稱之夏殷質則稱仲周文則稱叔若管叔霍叔
之類是也云唯其所當者二十冠時與之作字猶孔子生
三月名之曰丘至二十冠而字之曰仲尼有兄曰伯居第
二則曰仲但殷質二十為字之時兼伯仲叔季呼之周文
二十為字之時未呼伯仲至五十乃加而呼之故檀弓云
五十以伯仲周道也是呼伯仲之時則兼二十字而言若
孔子生於周代從周禮呼尼甫至五十去甫以尼配仲
[003-12a]
而呼之曰仲尼是也若然二十冠而字之未呼伯仲叔
季今於二十加冠而言者一則是殷家冠時遂以二十
字呼之二則見周家若不死至五十乃加而呼之若二
十已後死雖未滿五十即得呼伯仲知義然者見慶父
乃是莊公之弟桓六年莊公生至閔公二年慶父死時
莊公未滿五十慶父乃是莊公之弟時未五十慶父死
號曰共仲云故二十冠時則以伯仲叔季當擬之
   甫是美稱如儀家尼孔之類
[003-12b]
 釋曰知甫是丈夫之美稱者以其人之賢愚皆以為
字故隱元年公及邾儀甫盟于蔑穀梁傳云儀字也父
猶𫝊也男子之美稱也是也云孔子為尼父者哀十六
年孔丘卒哀公誄之曰哀哉尼甫因字號諡曰尼甫也
云周大夫有家甫者桓公十五年天王使家甫來求車
是也云宋大夫有孔甫是其類者案左氏𫝊桓二年孔
甫嘉為司馬是也鄭引此者證有冠而為此字之意故
云是其類也云甫字或作父者字亦通
[003-13a]
   屨不與服同陳冬夏異上下異
屨夏用葛𤣥端黒屨青絇繶純純愽寸 釋曰自此至
繐屨論三服之屨不於上與服同陳者一則屨用皮葛
冬夏不同二則屨在下不宜與服同列故退在於此此
言夏用葛下云冬皮則春宜從夏秋宜從冬故舉冬夏
寒暑極時而言詩魏地以葛屨履霜刺𥚹也云屨者順
裳色者禮之通例衣與冠同屨與裳同故云順裳色也
云𤣥端黒屨以𤣥裳為正也者以其𤣥端有𤣥裳黄裳
[003-13b]
雜裳經唯云𤣥端黒屨與𤣥裳同色而却不取黄裳雜
裳是也
   三服見屨不同
𤣥端黒屨云云素積白屨云云爵弁纁屨 釋曰案此
三服見屨不同何者𤣥端以衣見屨以𤣥端有黄裳之
等裳不得舉裳見屨故舉𤣥端見屨也皮弁以素積見
屨屨裳同色是其正也爵弁既不舉裳又不舉衣而以
爵弁見屨者上陳服已言纁裳裳色自顯以與六冕同
[003-14a]
𤣥衣纁裳與冕服之嫌故不以衣裳而以首服見屨也
云爵弁屨以黒為飾爵弁尊其屨飾以繢次者案冬官
畫繢之事云青與白相次赤與黒相次𤣥與黄相次鄭
云此言畫繢六色所象及布采之第次繢以為衣又云
青與赤謂之文赤與白謂之章白與黒謂之黼黒與青
謂之黻鄭云此言刺繡采所用繡以為裳此是對方為
繢次比方為繡次
   不屨繐屨欲見大功未可冠子
[003-14b]
不屨繐屨注繐屨䘮屨也 釋曰案喪服記云繐衰四升
有半繐衰既是喪服明繐屨亦是喪屨故鄭云喪屨也
云縷不灰治曰繐者斬衰冠六升傳云鍛而勿灰則四
升半不灰治可知言此者欲見大功未可冠子恐人以
冠子故於屨末因禁之也
   凡言記未知定誰所録
記冠義始冠緇布之冠也云云 釋曰凡言記者皆是
記經不備兼記經外逺古之言鄭注燕禮云後世衰㣲
[003-15a]
幽厲尤甚禮樂之書稍稍廢棄盖自爾之後有記乎又
案喪服記子夏為之作傳不應自造還自解之記當在
子夏之前孔子之時未知定誰所録云冠義者記士冠
子之義者記時不同故有二記六國時所録故遭秦燔
滅典籍有韋氏雕氏闕其記則在秦漢之際儒者加之
故王制有正聽之棘木之下異時所記故其言亦殊也
   士冠訖敝緇布冠庶人則常服
注太古唐虞以上緌纓飾未之聞太古質盖亦無飾
[003-15b]
釋曰云大古冠布者謂著白布冠也云齊則緇之者將
祭而齊則為緇者以鬼神尚幽暗也云冠而敝之可也
者據士以上冠時用之冠訖則敝之不復著也若庶
人猶著之故詩云彼都人士臺笠緇撮是用緇布冠籠
其髪是庶人常服之矣
   古吉凶同白布冠喪服起夏以後
鄭注郊特牲云三代改制齊冠云云明太古唐虞以上
可知經云始冠緇布之冠即云大古冠布則齊冠一也
[003-16a]
故鄭云冠其齊冠也云白布冠者今之喪冠是也者以
其大古時吉凶同服白布冠未有喪冠三代有牟追之
等則以白布冠為喪冠若然喪服起自夏禹以下也
   名受於父母為質字受於賔為文
冠而字之敬其名也注名者質所受於父母冠成人
釋曰案内則云子生三月父名之不言母今云受於父
母者夫婦一體受父即是受於母故兼言也云冠成人
益文者對名是受於父母為質字者受於賔為文故君
[003-16b]
父之前稱名至於他人稱字也是敬其名也
   以周漢禮弁冕可聞與夏殷異未聞
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周弁殷
冔夏收云制之異同亦未聞者案漢禮器制度弁冕周
禮弁師相參考之冕以木為體廣八寸長尺六寸績麻
三十升布為之上以𤣥下以纁前後有旒尊卑各有差
等天子玉笄朱紘其制可聞云未聞者但夏殷之禮亡
其制與周同異亦如上未聞也
[003-17a]
   五十而后爵有未五十已為大夫
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禮之有注云云 釋曰云
周之初禮年未五十而有賢才者試以大夫之事猶服
士服行士禮者鄭解古者五十而後爵何大夫冠禮之
有是古者未有周大夫有冠禮故非之此鄭云未五十
則二十已上或有未二十有賢才亦得試為大夫者故
喪服殤小功章云大夫為昆弟之長殤鄭云大夫為昆弟
之長殤小功謂士若不仕以此知為大夫無殤服言為
[003-17b]
大夫無殤服謂兄殤在小功則兄十九以下死大夫則
十九已下既為兄殤服已為大夫則早冠矣丈夫冠而
不為殤故也雖早冠亦行士禮而冠是大夫無冠禮也
云二十而冠急成人也五十乃爵重官人也者解試為
大夫二十則其爵命要待五十意也云大夫或時改娶
有昏禮者釋經而有其昏禮以其三十而取五十乃命
為大夫則昏時猶為士何得有大夫昏禮乎五十已後
容改娶故有大夫昏禮也
[003-18a]
   衰世故作公侯冠禮以正君臣
公侯之有冠禮夏之末造也注造作也云云 釋曰鄭
云至其衰末上下相亂至以正君臣也者解經下夏之
末造公侯冠禮也引坊記者欲見夏末以後制諸侯冠
禮以防諸侯相簒弑之事也云同車者謂參乗為車右
及御者也云不同服者案玉藻云君之右虎裘厥左狼
裘又云僕右恒朝服君則各以時事服是不同服此謂
非在軍時若在軍時君臣同服韋弁服也
[003-18b]
   天子元子冠猶依士禮
天子之元子士也天下無生而貴者也注元子世子也
云云 釋曰此記者見天子元子冠時亦依士冠禮故
於此兼記之也天子之元子雖四加與十二而冠其行
事猶依士禮故云猶士也元子尚不得生而貴則天下
之人亦無生而貴者也云無生而貴皆由下升者天子
元子冠時行士禮後繼世為天子是由下升自餘天下
之人從微至著皆由下升也
[003-19a]
   周衰記禮之時士死則諡之
死而諡今也古者生無爵死無諡 釋曰記人記此者
欲見自上所陳冠禮以士為本者由無生而貴皆從士
賤者而升也云死而諡今也者據士生時雖有爵死不
合有諡若死而諡之正謂今周衰之時也云古者生無
爵死無諡者古謂殷以前夏之時士生無爵死無諡是
士賤今古皆不合有諡也鄭云今謂周衰記之時也古
謂殷者周時士有爵故知古謂殷云殷士生不為爵死
[003-19b]
不為諡者對周士生有爵死猶不諡也云周制以士為
爵死猶不諡耳下大夫也者案周禮掌客職云羣介行
人宰史以其爵等為之牢禮之陳數鄭注云以命數則
參差難等畧於臣用爵而已羣介行人皆士故知周士
有爵雖有爵死猶不諡卿大夫已上則有諡也云今記
之時士死則諡之非也者解經死而諡今也云諡之由
魯莊公始也者案禮記檀弓云士之有誄自魯莊公始
也若然作記前莊公誄士至記時亦行之郊特牲云死
[003-20a]
而諡之今也古者生無爵死無諡鄭注云古謂殷以前
也大夫以上乃謂之爵死有諡也以此而言則殷大夫
已上死有諡而檀弓云㓜名冠字五十伯仲死諡周道
也者殷已前皆因生號為諡若堯舜禹湯之屬是也因
生號以諡故不得諡名周禮死則别為諡
 
 
 
[003-20b]
 
 
 
 
 
 
 
 儀禮要義卷三